微信和苹果杠上了。微信通过其官方公众号发出通知,称因为苹果对iOS应用的新规定,将关闭微信公众号在iOS上的打赏功能,安卓等其他版本微信打赏功能不受影响。

  苹果做的是手机,微信做的是软件,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苹果为啥要管微信打赏这件事?这涉及到苹果制定的规则。作为以封闭性著称的科技公司,苹果设计了Apple Store作为唯一的流量入口,并制定了平台和开发者之间的规则,凡是下载软件、购买付费软件等虚拟支付环节等,都需要走苹果的内购渠道,而且还要让苹果抽成30%。根据相关协议,使用虚拟支付的目的为“APP内解锁特性或功能”,像淘宝买东西、买机票等涉及实体或其他线下服务的产品,就排除在外,但微信打赏恰恰就在这个规则之内。看起来挺霸道,但如果一定要较真,苹果还是能够逻辑自洽的。

  关键问题在于,微信打赏已经运行良久,和苹果也相安无事,为何这个时候关闭它?一种观点认为,苹果不肯放弃30%的抽成,有趣的是,腾讯(尤其是游戏)本身就是苹果的“纳税大户”,苹果不大可能计较这部分打赏抽成;另一种观点认为,打赏之争实际上是支付场景之争,然而苹果要求的内购渠道其实是IAP机制(In-AppPurchase,应用内购买),和苹果的移动支付是两回事,也不构成和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的竞争。那么,真正的问题在哪里呢?应该在于双方的战略意图。从定位就看出来了,苹果把自己作为平台方,把微信视为开发者,而微信作为拥有8亿用户的超级应用,也正有意向平台方进化。

  一个非常典型的表现就是小程序。我们手机上有很多软件,有的使用不频繁,还占用内存,小程序就是想把软件集合在微信上,实现不下载就可使用的目的。但这个举动,正无意中绕过Apple Store这个唯一的流量入口,对于苹果的软硬件一体化战略构成了挑战。Apple Store是苹果极为成功的开放作品,任何第三方开发者都需要通过它来提供应用服务,截至2016年,Apple Store里已经有220万款应用、1300万开发者、1400亿次的历史下载量,仅在2016年,它就为第三方开发者分账超过200亿美元,几乎两倍于百度公司的全年营收。可见,如果微信试图在小程序上绕过Apple Store,是苹果不能容忍的,而加上传闻已久的付费阅读等,微信更有可能成为一个独立生态圈,苹果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站在商业的角度上,这类规则设计虽然蛮不讲理但也无可厚非。在此次竞争中落下风的腾讯,虽然是弱者,但面对其他开发者,它同样可以扮演规则制定者的角色。以腾讯开放平台的游戏业务分成来说,合作伙伴并没有任何资格与腾讯谈分成比例,同样,微信可以禁止淘宝的链接识别,而阿里也能反过来干扰腾讯系产品。在国外,这类商业竞争情况也并不罕见,由于购买电子书也被认定为“APP内解锁特性或功能”,亚马逊这种巨头都被苹果要求走内购渠道。因此在商业竞争中,面对更强势的规则制定者,遵从和妥协并不鲜见。

  但站在用户的角度上,这类规则还是具有一定的伤害性。因为具体到用户这里,平台如何制定规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产品好用不好用。让微信打赏变成内购渠道,对大多用户来说是体验感的倒退,因为苹果提供的支付方式,在便利性上远不及微信支付。目前知识付费领域方兴未艾,像在线课堂、付费阅读等都有可能遭遇类似问题,还有直播也算得上虚拟付费,面对这些新情况、新问题,苹果的开发者协议还会一视同仁吗?它真的还有底气将傲慢态度坚持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