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广东|城事|汽车|财经|鲜城|旅游|城市|美食|快投诉|网站地图|手机版
惠州

新浪广东>惠州>正文

惠阳拥有吉他及相关企业逾200家 高品质成为代名词

2017年04月17日 09:06 南方日报  评论(人参与

  在惠州市惠阳区秋长街道,当地流行着这样一种说法:走在大街上的生意人,十个人里头有四个是从事吉他行业的,他们也可能随时用一把吉他弹唱一首美妙的乐曲。

  作为全国最大的吉他生产基地,惠阳拥有着吉他及相关企业200多家,从业人数达3万多人,形成了从原材料供给、半成品、电子五金配件、数控机械等完整产业链条。

  不过,一把吉他看似简单,需要的配件可不少,如琴弦、弦钮、拨片、调音器、拾音器、调节杆乃至箱包等。于是,在秋长,还有另外一个更为流行的说法:只需用半天时间,就能轻松地找齐所有配件,做出一把吉他。

  当然,这样的“制作”绝非简单的拼凑,高品质也是“惠阳吉他”的代名词,在其背后,更是20多年来众多吉他配件企业从手工生产到机械化改造升级的工艺蜕变,以及行业里活跃着的新老工匠,让惠阳吉他产业始终走在了行业前列。

老匠人的转型:“古典吉他弦钮我们全包了!”

  置身于秋长街道分散各处的工业区,稍不留神,或许你所站立的那处厂房外,就与吉他生产相关。

  在金秋大道88号,一间并不起眼的厂房里,就藏着一家吉他配件行业里的“巨头”——德荣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这家专业研发生产吉他弦钮的公司,距今已有60多年的历史。

  “毫不客气地说,我们的弦钮产品基本上把国内外古典吉他市场全包了!”德荣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张金池透露,作为固定、调解吉他琴弦的必需品,弦钮的制作也是个精细活儿。

  上世纪50年代生人张金池,在10岁左右便开始接触到了父辈“纯手工制造”工艺,中学毕业后,也算子承父业,干起了吉他弦钮工匠。

  “我们是台资企业,过去订单量小,只在台湾销售,直到2004年才被‘唤’来秋长!”张金池说,跟随着一众台商到惠阳创业的步伐,他也把工厂搬到了秋长,当然,一并带到秋长的还有自己对于吉他弦钮从手工到机械化制造的转变。

  相比过去纯手工打磨的耗时耗力,利用自动车床、机械臂、CNC机床生产,能将弦钮的精准度提升10倍左右……

  这是张金池掰着手指估算的数据,虽然早就告别了手工弦钮工匠的身份,但在他看来,匠人钻研、打磨产品的精神仍是不变的,“机械化设备不管多么精细,也是根据我们这些老工匠的设想研制出来的,手工也好,机械也好,都有匠人精神在里面!”张金池说。

“为每根琴弦注入鲜活的灵魂!”

  将吉他弦钮的精准度,从手工时代的0.1毫米左右提升到机械化时代的0.01毫米左右,这是老匠人张金池所改变的工艺,直接实现的是吉他琴弦不走音、不松动、质感好。

  同样是位老匠人,音德利乐器有限公司总经理韩涛对于琴弦的制造,也有着自己严苛的要求。

  “外表看上去,一根吉他琴弦就是一根钢线或是尼龙,但里面的学问还真不少!”韩涛说,就拿一根普通钢丝琴弦来说,肉眼看似圆柱体,实则是六方形的,目的是为了让缠线更稳固,通过弦线、缠线来改变吉他的音色,从而适应不同演奏者叫的弹奏风格及手感。

  有意思的是,选择六方形钢线作为琴弦,也是韩涛钻研出来的一项工艺。

  “以前自己也是音乐人,在新疆老家当鼓手,后来接触到了吉他琴弦。”韩涛说,一把吉他的6根琴弦,每根都有4、5种型号(规格),以满足不同演奏发音需求,而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有间隙的钢线(如六方形)制成琴弦后,发音效果更好。

  于是,伴随着琴弦生产从手工到半机械化、机械化的演进,韩涛也将六方形钢线引入到了琴弦制作,“目前国内还真没有这种材料,全都是从国外进口的!”

  如今,除了六方形钢线,韩涛还通过研发提升,推出了镀银、镀铬等新材料产品。当然,无论材料如何变化,在韩涛的办公室里总会摆着两把“空着琴弦”的吉他,“做乐器要懂音乐,这两把吉他不是摆设,而是专门用来试音、弹奏的,每天的产品抽样都通过它们完成,这也是我们工匠要做的事情,为每根琴弦注入鲜活的灵魂!”

新匠人的坚守:“敢用一把吉他赔一颗螺丝”

  在不少人眼里,惠阳的吉他产业似乎应是秋长街道的“特有产品”,然而,这其中也有另类,位于秋长隔壁新圩镇的惠州市鑫兴螺丝五金厂便是一个代表。

  “我们主营的是吉他调节杆,可以说是吉他配件行业里的一种‘藏起来的奥妙’!”鑫兴螺丝五金厂负责人胡秋生坦言,调节杆是安装在琴颈内部的一个装置,以帮助稳定和控制琴颈的曲度,由于新型钢弦吉他设计的出现,琴颈做得更加轻薄,为了使琴颈能承受弦的拉力,就必须要安装调节杆以保持稳定。

  事实上,对于加入到吉他调节杆的生产,胡秋生自认为还是个“新人”,毕竟,早在2012年以前,自己做的还是基本以螺丝为主的五金零部件生意。

  “以前的确没听说过秋长还有那么大的吉他产业,我们虽然身在新圩,在一次偶然接触到之后,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胡秋生说,因为自己也是个螺丝工匠,与秋长吉他企业的合作也是从螺丝钉开始的。

  吉他尾钉、背带扣钉、音箱螺丝……身为螺丝工匠的胡秋生,通过自己的一番钻研,“无师自通”下,成功挤进了吉他五金螺丝配件市场,如今,仅吉他尾钉的月出货量就达到了70多万支。

  “不管什么时候,老手艺都不能丢,拿吉他尾钉来说,别的厂卖5毛多一颗,我们通过自己设计研发、改进技术,做到了品质更好、价格更低!”胡秋生说,为了挤进吉他五金螺丝配件市场,曾经向众多吉他企业亮出了一项“对赌承诺”。

  按照胡秋生的说法,若是自己生产的吉他调节杆、螺丝钉配件安装在吉他成品上出现了问题,不仅提供的配件分文不取,还会赔偿整批次吉他成品。

“想拿五六个专利傍身”

  俗话说,人靠衣裳马靠鞍。

  这样的道理之于吉他行业,则主要体现在了吉他箱包之上。

  父辈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做普通手袋,直到2003年转型做国外吉他品牌箱包的代工,如今,在自己接手企业后,惠州市嘉榕箱包制品公司的“80后”掌舵人吕国豪,从今年起,一改父辈贴牌、代工的传统经营模式,做起了自己的吉他箱包品牌。

  “说是接受父亲的企业,其实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个工匠,从一个普通设计师做起!”吕国豪说,即便自主品牌还在酝酿阶段,但区别于其他箱包代工企业,自己公司属于ODM,别人只是OEM。

  因为热衷于吉他箱包的设计,吕国豪经常去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自己的设计工作室,里面有电脑、打印机、投影仪等等;另一处则是广州花都,那里是国内知名的箱包生产销售聚集地,供货商、材料商、设计商云集,能够学到很多新鲜知识。

  “现在虽然还在做OEM,但为了今天转型做自己的品牌,我也算吃一堑长一智了。”吕国豪透露,此前自己给一家国际知名吉他品牌设计箱包,结果产品“出街”后被大量抄袭,为此,如今他每设计一款产品都会把图纸送去申请专利。

  除了自己设计箱包的外观、试用新的材质,吕国豪还经常与同为设计师的弟弟交流心得,“弟弟在一家手机企业做设计工程师,都是设计,道理是相通的。”吕国豪说,未来在创立自己箱包品牌时,将重点在箱包选材、使用结构上下功夫,“想拿五六个专利傍身!最开心的是自己的设计拿到专利!”

  南方日报记者 张昕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17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