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周潇枭 北京报道

  10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当前经济形势。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对此要高度重视,增强预见性,及时采取对策。

  会议强调,实施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有效应对外部经济环境变化,确保经济平稳运行。

  从当天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中国非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来看,其中建筑业商务活动指数为63.9%,比上月上升0.5个百分点,反映前期“稳投资”政策的效应在不断释放。

  10月31日,业内分析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10月份制造业PMI和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反映10月份经济仍然面临下行压力,为对冲国际不确定因素,政策可预调微调,可适当扩大内需,包括加大基建投资、减轻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等税费负担等。

  10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发布《关于保持基建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指出“坚持既不过度依赖投资也不能不要投资、防止大起大落的原则,聚焦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继续对外释放积极政策信号。

  服务业扩张速度放缓

  10月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9%,仍处于较高运行水平,但比上月回落1.0个百分点,表明非制造业继续保持扩张态势,步伐有所放缓。

  具体而言,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2.1%,比上月回落1.3个百分点,服务业总体扩张速度放缓。建筑业景气度则出现高位提升,建筑业商务活动指数为63.9%,高于上月0.5个百分点。

  “服务业商务活动出现明显回落,是影响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的主要因素。一方面,当前工业生产、固定资产投资走弱的趋势,连带相关生产性服务业景气度回落;另一方面,跟市场变动有关,包括资本市场交易较弱、房地产市场降温、金融服务业增速下行等。”10月31日,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行业数据来看,受制造业产需回调影响,生产性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低于上月5.1个百分点,为50.5%。资本市场服务、房地产业、居民服务及修理业等行业商务活动指数继续位于临界点以下,业务总量有所回落。

  第三产业作为当前拉动经济增长的主力,不少行业的景气度维持较高水平。在“十一”黄金周的拉动下,铁路运输、航空运输、商务服务业等行业商务活动指数高于55.0%,业务总量较快增长。邮政快递、电信、互联网软件等新兴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均处于59.0%以上高位景气区间,企业经营活动较为活跃。

  “10月份制造业PMI和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虽都在景气区间之上,但走势是往下的,反映10月份宏观经济仍然存在继续下行的压力。”10月31日,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建筑业的景气度则在回升。10月31日,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高级统计师赵庆河指出,从市场需求和预期看,建筑业新订单指数和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为56.2%和66.0%,分别比上月上升0.5和0.9个百分点,建筑业市场需求稳定增长,企业信心较强。

  “7、8月份受高温天气影响,是建筑业的淡季,9月份出现复苏性增长,也受积极政策影响。7月末8月初,宏观政策趋于积极,一大重点就是基建投资,9月份建筑业景气度已经有所反应,10月份在继续加快,政策效应逐渐显现,基建投资正在加快。”刘学智指出。

  适度扩大内需

  从10月份中国非制造业主要分类指标来看,大部分(包括新订单、投入品价格、销售价格、从业人员指数)都有所下行,如新订单指数为50.1%,比上月回落0.9个百分点,微高于临界点;但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为60.6%,比上月上升0.5个百分点,继续处于高位景气区间——非制造业市场需求扩张步伐放慢,但市场发展预期持乐观态度。

  “PMI是环比的概念,业务活动预期指数一直相对比较高,受建筑业景气度提升影响,企业项目开工有所回升。但固定资产投资中制造业、房地产投资占大头,房地产投资增速是回落的,建筑业拉动作用有限。我们预计,未来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整体会趋稳,因为当前5.4%的增速已经比较低了,基建能起到一定作用但作用不大。”10月31日,一家东部券商首席宏观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政治局会议也毫不讳言,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对此要高度重视,增强预见性,及时采取对策。

  上述券商首席宏观分析师指出,经济增速整体是往下的,当前出台了些政策,但力度有限。短期来看,中国经济增速换挡、逐渐放缓,是有阵痛的。但这是必经阶段,经过新旧动能转换,对周期性行业需求慢慢下降,实现市场出清,未来经济才能更健康地增长。

  “四季度经济运行能保持平稳,随着外部环境的改变,明年一季度下行压力可能会加大,但中国经济总体仍然是很有韧性的。当前宏观政策更加积极,致力于扩大内需,随着效应的显现,能缓解外部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扩内需的重点应该推进全方位减税,降低进口关税、对中小企业减税降费工作要进一步推进。”刘学智指出。

  10月31日,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博士罗志恒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前三季度的出口数据较好,中美贸易战没有在前三季度数据中体现,主要是因为抢出口,但全球经济增速边际放缓和抢出口因素退却后四季度和明年的出口增速将明显下行。内需方面,投资增速比较低迷,支撑力量主要是制造业,基建下滑,房地产投资因调控及房企融资困难而高位回落,消费增速因收入放缓和负债高企也有所回落,下阶段要避免出现内需、外需同时叠加对经济产生的较大波动。为应对外部环境变化,宏观政策方面要微调,积极财政要减税,基建补短板工作也要推进,货币政策要对民营、中小微企业结构性宽松。

  “外界减税呼声很高,减税要改变策略,之前通过增加抵扣如研发的加计扣除等缩小税基来减税、下调增值税税率1个百分点、降低进口关税等,政策比较零碎,减税效果不直接,企业感受不明显、获得感不强。当前我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5%,出于提升国际竞争力、降低企业成本等,可以考虑将税率调低至21%-22%”,罗志恒表示。(编辑:张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