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李维

  作为近三年来最大的新股,完成IPO募资的富士康(股票简称:工业富联601138.SH)即将正式在A股亮相。

  6月6日,富士康发布上市公告显示,将于6月8日在上交所上市,发行后总股本达196.95亿股,发行价格为13.77元/股,按2017年每股收益0.8057元计算,其首发市盈率为17.09倍。

  不过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计算,由于其一季报显示业绩仍在稳健增长,因此其动态市盈率或已进一步走低。而作为继药明康德(603259.SH)之后第二家上市的“独角兽”企业,富士康上市后的股价表现也被业内寄予较大期望。

  此外,富士康的上市也让其此次巨量发行下的中介费用得以曝光。据记者计算,其保荐承销、律师、审计、信息披露、手续费合计高达4.04亿元。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未来独角兽企业上市和CDR发行业务上,头部券商等中介机构有望从中“分羹”的信号将更加明晰。

  一季报“稳健”

  富士康披露的财务数据表明,其2018年一季度仍保持较为稳健的增长状态。

  一季报显示,富士康2018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归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776.95亿元和26.53亿元,同比增长19.78%和4.53%。

  业绩增长下,富士康资产负债结构也有所改善,去年底时,富士康净资产与总资产分别为281.83亿元和1485.96亿元,资产负债率达81.03%;而截至今年3月末,其净资产提升至307.01亿元,总资产则缩水至1345.25亿元,资产负债率下降至77.18%。

  净资产的提升也让富士康发行时的每股净资产有所提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截至一季度末的净资产和此次募资净额之和除以发行后总股本计算得出,富士康最新的每股净资产约为2.92元,较其发行公告按去年底净资产计算的2.79元增长4.66%。

  这意味着,按今年一季度末的净资产计算,富士康原本4.94倍的市净率也将降至4.72倍。

  “富士康一季度业绩平稳发展,同时负债率得到下降,而这或给其上市创造了更加稳定的市场条件。”6月7日,上海一家券商电子行业分析师表示,“IPO资金募集完成后,富士康的负债率会进一步下降,其技术升级和项目扩展的资金空间也进一步提高。”

  而在现金流方面,富士康今年一季度表现更佳,其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金额、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增加额分别为180.26亿元和98.42亿元,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94.15%和647.52%。

  “现金流的改善与公司业务端进一步捋顺有关系,同样下游的一些客户资金可能也会更早的实现了入账。”6月7日,一位接近富士康的投行人士分析,“公司马上就要上市,更好看的现金流能带来较好的股价预期。”

  按13.77元/股发行价预估,总股本196.95亿股的富士康市盈率为17.09倍,而总市值则达2712亿元。

  不过,此前已有卖方机构对富士康的上市寄予较高的估值期待,例如国金证券就指出,富士康在A股具有明显的稀缺性,若按照30倍市盈率和所发新股募资计算,富士康的市值有望超过5000亿元。

  “如果按照行业平均股指指数40多倍的估值,富士康市值有可能更高,而且还有新股效应,股价最高时甚至有可能超过40倍市盈率。”5月14日,北京一家私募机构负责人指出。

  富士康的上市也有望对其原有的治理结构带来改变,这或亦对其潜在估值构成影响。

  富士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在6月7日的富士康大陆投资30周年论坛上透露,富士康上市后将会有员工持股激励措施出炉。

  “富士康选择在A股上市的一个原因是,大陆员工很难拿到台股股票。”郭台铭表示,“工业富联上市后,会马上发行员工持股激励计划,激励人才。未来富士康可能会考虑合伙人制度。”

  “互联网硬件对人才的要求很高,因此对核心人才进行股权激励,能够促使公司团队更加稳定,进而对基本面形成利好作用。”前述电子行业分析师表示。

  解构天价发行费

  富士康披露上市信息的同时,此次天量首发背后的高额发行成本也被业内所管窥。

  据上市公告披露,本次发行费用总额达4.04亿元,分别包括承销及保荐费为33977.29万元、律师费1580.00万元、审计验资费为3398.11万元、信息披露费为448.11万元、发行手续费合计为995.39万元。

  这也意味着,在富士康一单项目上,保荐机构中金公司斩获收入就达3.4亿元。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富士康发行前2018年以来A股54家IPO项目平均保荐承销费为4637.33万元,而中金公司在富士康上的收入则达到平均额的7.39倍。

  这一发行费用已登顶A股市场近八年来最昂贵的IPO项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A股有史以来发行费用超过工业富联的项目共计14家,均为央企、大型国有银行或保险机构,距离最近一单为2010年发行的农业银行(601288.SH)。

  2015年,国泰君安(601211.SH)曾创下超过富士康的300.58亿元的首发募资额,但其合计发行费用也仅为39447.59万元。

  “富士康的高额保荐承销费是独角兽政策利好头部券商信号的一个开始。”6月7日,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表示,“后面还有CDR等机制,这些大项目大概率会被头部券商所抢食。”

  不过记者对比发现,其发行费用之高主要体现在法律费用和审计费用上。例如其1580万元的法律费用在A股IPO历史上排第三,而审计费用则为第10位,但保荐承销费则排名第16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