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左茂轩 北京报道

  导读

  一汽或许会使用这部分资金为未来可能的收并购做准备。把新四化汽车产业相关链条带到吉林省,扩大当地的产业供应链条。

  10月24日,中国一汽发布公告称,中国一汽与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16家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各银行将给中国一汽意向性授信共计10150亿元。

  受此消息影响,一汽旗下关联个股全面暴涨。10月25日,一汽轿车(000800.SZ)和一汽夏利(000927.SZ)开盘涨停;10月26日,一汽集团旗下五家上市公司中,一汽轿车、一汽夏利、一汽富维(600742.SS)、启明信息(002232.SZ)四家涨停。

  针对股价异动,10月28日晚间,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双双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公告称,此前公司控股股东中国一汽发布的万亿元银行授信额度仅仅是“意向性”授信额度,不代表一汽真实的资金需求,也未对各自公司构成影响。10月29日,一汽夏利股价继续上涨7.49%,而一汽轿车下滑3.68%。

  尽管一汽表示万亿授信额不是一汽实际的资金需求,不过,无论实际的资金需求到底是多少,对于处于改革阶段的一汽集团来说,这笔资金大有所用。10月26日,一位一汽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获得高额度的授信,将为一汽改革提供资金保障。”

  振兴东北工业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一汽与16家银行的签约发生在吉林省人民政府和东北振兴金融合作机制共同举办的“金融助振兴—吉林行动”系列活动期间。

  为推动金融服务东北实体经济,加快吉林经济转型升级,吉林省人民政府与东北振兴金融合作机制联合举办了“金融助振兴—吉林行动”系列活动。活动期间,上百家金融机构就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提高吉林实体经济发展质量、效益等方面开展合作对接。

  一汽集团称,中国一汽与各银行的签约将进一步巩固银企双方的合作关系,为实现“打造一个开放创新的金融平台”的战略目标迈出了关键一步。

  “此次签约是意向性的,还处于纸上谈兵阶段。但是具有极强的象征意义。”有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作为吉林省GDP的重要贡献者,一汽集团引领着当地经济的发展,肩负的是东北振兴战略的重任。而银行给予龙头企业的资金支持,将对一汽的改革发展、以及整个东北经济的复苏都起到关键性作用。并且,银行给予一汽资金支持,风险较小,且可预见的收益较大。”

  当然,除了振兴东北工业之外,外界关注的焦点在于,在获得高额授信之后,一汽集团是否会利用这笔资金有所大动作。

  中国一汽方面表示,未来将与各银行在融资业务、现金管理、国际金融业务、新能源、智能网联等新业态领域、红旗品牌支撑等各方面进行广泛合作。

  为发展新能源和智能网联等新业态领域,可以促进当地相关产业链的发展,并激活部分当地经济的潜力。“一汽或许会使用这部分资金为未来可能的收并购做准备。把新四化汽车产业相关链条带到吉林省,扩大当地的产业供应链条。”有熟悉一汽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事实上,此前一汽就已战略投资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是国内主机厂中第一家战略性对造车新势力投资的国有企业。

  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面对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的趋势,一汽内部正在接触相关领域有实力的创业公司,促使其在相关领域有所突破。“通过收并购,能够取长补短,有助于提高一汽改革的效率,并对发展自主品牌起到促进作用。”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

  改革进入深水区

  尽管金融机构可以提供强力支持,但一汽的改革之路并不容易。

  2017年8月,徐留平出任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上任之后,徐留平便对一汽的人事调整、组织结构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改革的重点,是一直以来相对孱弱的自主板块。

  在乘用车方面,中国一汽成立了红旗事业部和奔腾事业部。在汽车新四化浪潮,中国一汽还成立了红旗小镇事业管理部、新技术新业务创新部和一汽出行公司、红旗智行科技等6家公司。

  自主乘用车板块,红旗是改革的重中之重,最关键的是帮助红旗走向市场化。根据一汽的战略规划,红旗的销量目标是2020年销量10万台级,2025年30万台级,2035年50万台级。而今年的预期是突破3万辆。

  红旗的销量提升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今年北京车展期间正式发布的红旗H5定价14.98万-19.58万元,是红旗品牌目前在售的价格最低的车型。这款车极大促进了红旗的整体销量。根据红旗最新的官方数据显示,9月,红旗品牌单月销量达到4015辆。前9个月,红旗凭借1.97万辆的累计销量,全年完成3万辆的销量目标可能性极高,并已经超越了英菲尼迪和讴歌。

  除了红旗,近期一汽奔腾与一汽夏利也有新动作。一汽旗下的三大自主乘用车品牌的新战略分别浮出水面,奔腾和夏利都将经历品牌重塑期。

  10月17日,一汽奔腾在云南腾冲正式发布全新奔腾品牌战略,并启用全新设计的奔腾新LOGO“世界之窗”。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柳长庆提出“与时代共奔腾”的品牌愿景。“我们别无选择,必须重塑品牌。如果我们不拥抱变革,便会失去这个时代;错失这美好的时代,新奔腾就没有未来。”柳长庆说。

  奔腾将重点瞄准年轻消费者群体。不过,在国内,无论是合资还是自主车企目前已纷纷打出年轻牌,年轻群体市场的竞争压力巨大,可以肯定的是,年轻化这条路走起来并不容易。

  雪藏夏利的天津一汽,现阶段的重点任务是打造骏派品牌。10月26日,继轿车骏派A50和旅行车骏派CX65之后,天津一汽上市了今年的第三款车型SUV D80。一年之内推出三款新车,如此快的新车推出频率,对天津一汽而言史无前例。

  天津一汽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志平告诉记者,一汽夏利决定雪藏夏利,就是为了摆脱消费者对天津一汽的固有形象,全力打造全新骏派品牌,而现阶段频繁推出产品,是为了帮助骏派品牌打基础。“目前,我们就是希望更多消费者知道骏派品牌,通过试车来接受我们的产品,帮助骏派品牌形成一定的口碑。”王志平坦言。

  此外,据了解,未来天津一汽将在新能源领域发力,并计划在明年推出几款新能源车型。

  对一汽而言,改革是一盘大旗。对内深化改革,对外也表现出开放合作的姿态。今年以来,一汽先后与华为、拜腾、滴滴等公司展开合作,希望借助融合产业链上的优质资源,完成在汽车“新四化”下的崛起。

  尽管一汽在传统汽车制造、供应链等方面占有一定的优势,但是,股比放开之后,市场的挑战更加严峻,对于一直依靠合资企业补血的国有汽车集团,外界有着极高的混改呼声。

  “国有汽车集团的混改,国有企业要最大限度地提高经营效率和执行效率。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可以改善治理结构,内部机制将会得到巨大的改善,带来资源配置的大幅提高。”10月29日,中国汽车咨询委员会委员、江淮汽车原董事长左延安对记者表示。

  股比放开带来的市场竞争压力,正倒逼着一汽进行更深一步的改革创新。在向新四化浪潮迈进的过程中,万亿授信能否为一汽集团的发展带来全新的转折点,则需要市场与时间来检验。(编辑:周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