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于以往,一些运营时间久、有资产端和真实业务的实力P2P平台,也陷流动性危机,出现了猝然倒塌的新现象。作为明星平台投之家的突然暴雷,令行业内外震惊。

  就在刚刚,网贷之家创始人、投之家董事(原董事长)徐红伟表示,7月15日早上9点半已经主动到深圳经侦配合调查,尽全力追讨逾期标的的债务。同时,徐红伟通过视频透露,愿意用投之家被并购所获得的全部股权款、个人在网贷之家的利润以及股权价值来尽量弥补投资人损失。

  7月14日深夜,投之家平台CEO黄诗樵发朋友圈表示,“关机反思一整天,整理了思路和材料,准备向公安机关自首。”并称自己并不是一个跑路的人,愿意尽己所能,挽回投资者损失。

  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监测,截至今年年6月30日,我国在运营P2P平台共2835家;今年上半年新增P2P平台36家,消亡721家。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网贷行业正直面致命去杠杆,行业优质平台或脱颖而出,而更多平台或将死于2018年。

  据中金预测,近期中国P2P网贷平台关停数量增加,预计P2P退潮或仍将持续2-3年。中金团队称,在满足监管合规要求基础上,再考虑运营成本的攀升,3年后正常运转平台预计不超过200家。这一数量意味着,将仅目前运营平台数量10%左右的平台能活下来。

  短短12天内,71家平台暴雷

  据券商中国记者不完全统计,7月2日-7月13日的12天时间里,累计已有71家网贷平台,因为提现困难(含逾期、展期等)、疑似跑路等,先后“踩雷”。

  在刚刚过去的3天时间里,仅仅上海警方,就对普资金服、资邦控股(“唐小僧”母公司)两家平台发布了立案通告。

  “网贷行业正面临致命去杠杆。”华南地区一家网贷导流平台资深业务负责人告诉券商中国记者,大家等着6月备案之后大干一场,却没想到延期,而且现在投资人都跑了,整个投资市场环境恶劣。

  原本有望今年6月底推出的“备案制”推迟已成定局,严监管高压不减,网贷平台风向正加速度暴露。

  暴雷平台有这三大特征

  一是从这些平台分布情况来看,涉事网贷平台中不少是成立于2015年初的早期平台,运营时间已久、在理财投资人中享有知名度的实力平台,如牛板金(涉及金额390亿元)、唐小僧(涉案金额380亿元)、投之家等。

  二是从地域分布来看,暴雷平台已经从北上深广等地区,向全国多地蔓延。一些沿海发达城市,及内陆省份的省会城市,也频频出现了问题平台,比如提现困难的豫商贷,经营范围主要在河南郑州;7月13日被曝疑似跑路的“乐居财富”,平台大股东来自湖北武汉的本土企业,资产端、投资人也主要分布在湖北;广西南宁的百亿平台“钱盆网”也出现提现困难。

  三是一些问题平台还会在当地市场引发连锁传导效应。以杭州地区为例,从6月底至今,该地区因为流动性危机陷兑付危机的问题平台,就有包括牛板金、云端金融、人人爱家、得宝贷、佑米金融、金柚金服、小九金服、惠盈理财、祺天优贷、快鱼金服、饭饭金服、多多理财、投融家和萌小薪、一两理财等数十多家。

  前期为备案准备多时的平台们受伤较大。“监管延期,前期为备案准备良久的平台们受伤较大,它们付出较高的成本合规,银行存管、资产转型、法务会计都是成本,而且没有发展业务,尤其是业务规模、新增贷款余额双降杀伤力比较大。”上述负责人称,而大环境变化、投资人失去信心等,带来平台流动性进一步恶化,“本来不用雷的也被逼不得不雷。”

  因何众多平台猝然倒塌?

  7月13日,上线以来累计借贷金额近266亿元的网贷平台投之家被曝债权逾期;系公司运营团队已经主动报案,并称将协助经侦部门配合调查。7月14日深夜,投之家平台CEO黄诗樵发朋友圈表示,“关机反思一整天,整理了思路和材料,准备向公安机关自首。”并称自己并不是一个跑路的人,愿意尽己所能,挽回投资者损失。

  “相比之前,不少平台是突然暴雷。”上述华南地区平台负责人告诉记者,近来平台出事更加密集,猝然倒塌。在他看来,一些平台自然也存在一些状况,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本来不用雷的也被逼不得不雷”,现在雷的一些不完全是非法集资的平台,(暴雷潮)波及到一些有资产端和真实业务的平台了。”这样下去,更多平台或将死于2018年。

  2017年底相继出事的钱宝网、善林金融等,后者大都自身问题不少,大多打着网贷旗号、实质是一套金字塔式的涉传销的庞氏骗局,甚至疯狂线下诈骗敛财,属于伪P2P平台;而且,相继出事的钱宝网、雅堂金融、唐小僧、联璧金融,有着“民间四大高返平台”之称,多使用高返利套路,比如投资人可通过交保证金、做任务、0元购等五花八门的方式,赚取高额收益,获取高额返现金。

  相比之下,近来密集暴雷的平台不少都是合规的P2P平台。部分平台的收益率、债权资产、合规性等都经得起核查,而比如投之家、牛板金等平台出现逾期问题之后,平台高管及团队都有主动出来发声。

  “金融涉众属性,羊群效应体现得特别明显。”人人聚财CEO许建文告诉记者,大环境不好,投资人谨慎投资,引发连锁效应,行业到底可以存活下多少公司?假设不限额的情况下,之前网贷细分领域里,可以容纳多个品类,比如供应链金融等等,但是当市场规模体量限时,激烈竞争中,肯定是排名靠前的胜出;而靠后的离开。事实上行业集中度也在不断提升,有数据显示,网贷行业前一百名平台瓜分了整个市场75%以上的份额。

  从各类非法集资伪P2P平台、畸高返平台的退出和清理,到网贷合规平台去杠杆,对于近期密集猝然倒塌的平台,除了前期备案带来的平台成本激增,该华南地区平台负责人分析,有两大原因:一个是,虽然比之前没有资产端要强,但平台资产端本身风控有问题;第二个是,对资金净流出和挤兑预估不足,期限错配杠杆太高了,再加上资产端受大环境影响带来的逾期坏账雪上加霜。

  今年二季度网贷资金净流入环比腰斩

  多事之秋,网贷行业整体增速放缓。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8年3月~6月,网贷行业资金净流入分别为76.17亿、138.03亿和56.56亿元,相比2018年1月~3月的248亿、243亿、163亿元,金额已经腰斩。而在过去一年,网贷行业的资金净流入已经持续下降。以深圳地区为例,网贷天眼监测,今年6月该地区成交总额为257.79亿元,环比下降3.97%,同比下降26.08%;近半年,区域内成交额呈现平稳下降走势。

  网贷天眼报告指出,从近一年数据来看,行业成交额呈波动下降趋势,2017年10月形成低点后,下降趋势明显减弱。今年3月份,市场资金和市场关注节后回归,行业成交额短时上涨,但过去的6月份,备案进度迟缓甚至出现停滞状态,就目前已出台的整改政策来看,行业压力很大,资管业务剥离、集合标和净值标整改、存量业务消化、禁止暴力催收等都成为行业发展难点;而5月份成交额上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头部平台的稳定运营。

  从网贷指数来看,从去年4月份开始,网贷行业人气指数持续下降,且与成交指数出现背离情况,也从侧面说明了整个行业运营增速放缓。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行业面临大变革调整,P2P行业集中度持续上升,存活下来的实力强头部公司面临挑战也会更多机遇,行业也或迎来良性发展。7月14日,PPmoney网贷母公司——PPmoney万惠集团获得了高达6亿元的C轮融资,吸引多家知名机构参与。优质平台的合规建设、风控体系、盈利能力等多个方面成为投资人和投资机构的关注重点。

  来源:券商中国(quanshangcn),记者:史安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