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不能关闭,高管不能失联、跑路。短短三天内,上海、广州、深圳三地的行业组织开始密集发声,遏制P2P行业突然集中爆发的风险。

  7月16日,广州互金协会下发通知,要求当地P2P平台严格落实监管要求,做好风险防范;若出现项目逾期,严禁跑路、失联;拟退出的网贷平台,则要做好稳妥退出工作。就在同一天,上海互金融协会召开P2P机构座谈会,多家平台表态“不跑路、不失联”。此前,深圳也紧急通知,P2P平台发生风险后的“三不可”原则。

  第一财经记者从深圳、广州等地行业协会人士处了解到,自从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启动以后,当地P2P行业的业务规模均有效控制,不合规业务占比已经不高,其中,深圳下降了87%,广州已提交整改材料的平台,不合规业务已压降至零。

  “只要不合规业务和总量规模控制住了,风险就会小很多。”业内人士称,流动性是P2P平台当前面临的最大风险,必须防止突然出现挤兑。而通过提前制定预案,引导平台良性退出,显得更为重要。目前,广州、深圳等地行业协会,均已制定措施,要求平台退出必须制定预案,按计划有序退出。

  存量不合规业务占比已较小

  7月17日,江苏互金协会发布《关于进一步强化江苏省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合规经营的通知》,强调P2P网贷机构要依法合规经营,须坚决清理违规业务,切忌发生自融标、假标、超限额标的、设立资金池、超级借款人、存在线下理财等违法违规情况,坚守十三条红线,严格遵守“双降”要求,确保借贷余额在可控能力范围之内,做好信息披露工作,切实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

  早前一天,16日,上海互金融协会召开P2P机构座谈会,多家参会平台均表态称,坚守法律底线和政策红线,不跑路、不失联,经营遇到困难,主动和监管部门及公安机关进行沟通,妥善有序退出,并建议监管能够加速备案政策落地。

  同一天 ,广州互金协会也下发通知称,当地网贷行业总体较为稳健,但为了防范风险,要求P2P平台严格落实各级对网贷限额的监管要求,做好风险防范,必须压降违规存量业务,不再新增不合规业务,而且不得再增加业务规模。

  更早前的7月12日晚间,深圳互金协会紧急通知,要求各P2P平台做好与平台出借人的沟通,制定合理的偿付计划并及时公开,有效保护出借人的合法权益。各P2P网贷机构如可能出现流动性危机,应当提前报告。

  2018年6月以来,P2P行业风险突然再次爆发,南京、杭州、深圳等城市的多个P2P平台出现停业、无法提现或高管失联的情况。第一网贷数据显示,6月份以来的40天,P2P网贷新增问题平台133家。就在7月16日,成都也出现类似情况,当地一家平台负责人涉嫌违法犯罪自首,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尽管近期P2P风险出现蔓延势头。但深圳、广州等地行业协会人士均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从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启动以后,当地P2P行业的业务规模均有效控制,不合规业务占比已经不高,风险也得到了有效化解。

  深圳互金协会7月13日披露的数据显示,2016年4月,全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启动后,深圳互金协会积极推动P2P整改,截至2018年6月末,深圳整改类P2P的不合规业务余额,比整改初期下降了87%,整体风险得到较大释放。

  “防范风险最重要的,就是落实限额要求。”广州互金协会会长方颂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早在2017年,当地监管部门、互金协会就明确要求P2P平台,不合规业务必须压降至零,且不能新增;以2017年6月底为峰值,后续的业务总量也不能超标。

  方颂称,广州有66家平台,按照原定计划,广东(不含深圳)的P2P平台应于2018年4月25日前,提交业务整改材料,其中有54家已按期提交,不合规业务都已压降至零;未提交的平台只有12家,而且部分已经停业,只有少数还在经营,但不合规业务规模较小,总体风险也相对有限。

  防止挤兑

  担忧情绪蔓延之下,广州P2P行业却波澜不惊,并未出现大的风险事件。广州互金协会也在7月16日的通知中称,在严格有序的监管下,当地网贷行业总体较为稳健,尚未出现严重恶性风险事件,但不排除部分平台风控能力不足,导致资金链断裂。

  “只要不合规业务和总量规模控制住了,风险就会小很多。”方颂说,在风险频发的情况下,流动性是P2P平台面临的最大风险。一旦发生项目逾期,必须要做好信息披露,稳定投资人信心,防止突然出现挤兑尤为重要。

  由第三方转型而来的投之家,近期出现此类情况。7月13日,投之家突然出现逾期。根据员工爆料,此前的7月12日,投之家一名前任董事突然要求原股东网贷之家的员工立即搬家,并在当天必须搬完,网贷之家的logo等信息也被处理。7月13日,投之家员工联系多名核心高管,结果多人失联。7月14日,深圳警方对投之家立案侦查。

  鉴于这种情况,目前,深圳、广州、江苏等地的互金协会,均已在相关通知中要求,风险发生之后,应予积极处理、回应。17日,江苏互金协会发布的通知中,明确要求,各网贷平台的客服热线、实际控制人、高级管理人员通讯工具必须保持24小时畅通,加强对官网的及时维护,确保官网正常运行,投资人能及时了解平台信息。

  深圳互金协会在7月13日的通知中要求,出现相关风险事件、负面舆情后,P2P平台应在第一时间正面回应,及时澄清“累计交易量或成交额”与“待偿余额或存量规模”的误区,解释待偿余额或存量规模与实际资产风险之间的关系,避免公众因不实信息误导,引发恐慌情绪和挤兑风险。

  同时,深圳互金协会还规定,P2P平台若退出行业,应与行业协会、监管建立横向联系,按照分类处置原则,如实告知行业协会平台存量项目风险程度、出借人信息等情况,协会根据网贷机构风险隐患的严重程度,分类制定相应的关注等级,并通报监管。

  深圳互金协会还特别提出,退出网贷行业期间,P2P平台的经营地址不可搬迁,网站不可关闭,高级管理人员不可失联的“三不可”原则,且成立退出领导小组、制定退出计划和方案,直至全部结清存量项目、全面终止业务。

  广州互金协会的上述通知中,也对P2P平台的信息披露进行了明确规定,按照监管要求,及时、完整做好平台、运营、项目、重大风险等相关信息披露。若项目逾期,严禁跑路、失联,并在第一时间与出借人做好沟通及对外信披,确保网站、APP、电话等正常运作,办公场所正常营业,主要负责人、高管须亲自与利益相关方沟通,并牵头制定解决方案,同时向监管、行业协会报告。

  引导良性退出

  “原定4月提交整改的时候,我们就明确跟平台说了,必须要制定风险应对预案。”方颂称,“不能有侥幸心理,如果备案通过了还好说,要是万一没通过,又出现了风险怎么办?”

  相对于已经发生的风险,提前制定预案、做好预防,对防范、化解P2P平台可能发生的潜在风险,并引导平台良性退出,显得更为重要。

  “怎么才算良性退出,目前还没有统一的共识。”深圳互金协会秘书长曾光说,总的来看,除了高管不能失联、网站不能关闭,运营不能停止等之外,平台至少要稳妥配合监管,有步骤的进行清盘,积极安抚投资人信心等。

  实际上,广州、深圳等地的行业协会,均在这些方面采取措施,要求拟退出、转型的平台,必须事先制定退出方案。

  广州互金协会在16日的通知中规定,拟退出的网贷机构,要做好稳妥退出工作,应成立退出工作小组,向监管、行业协会报备退出计划,计划应包括存量项目还款计划、纠纷调解等内容,并提交存量项目、借款人、出借人的详细信息,且退出计划应符合信披要求。

  同时,退出过程中,向监管、行业协会汇报存量项目还款进度,更新存量借款项目、借款人、出借人具体信息,若还款存在困难或遇阻碍,要及时报告并制定解决方案。此外,还应与出借人、借款人做好沟通,以免引起恐慌情绪。

  方颂对第一财经记者称,4月份平台提交整改材料的时候,该协会已多次与监管密切沟通,要求平台在递交的材料中提出风险预案,如果真的发生风险,或计划退出,必须在预案的基础上执行。“工作要做在前面,出了问题在想办法已经来不及了。”方颂称。

  深圳互金协会此前也制定了类似措施。根据该协会制定的相关指引,P2P平台可根据市场环境,自主选择合适的退出路径,并报备退出计划,递交退出计划书、存量项目清单和清收情况、出借人信息、财务审计报告等材料。经充分评估影响后,在相关部门指导下发布退出公告、清退计划等措施。退出过程中,须定期向监管报送业务数据、退出计划执行情况、资金清退进度。

  风险可控的前提下,P2P平台应选择适当的时机向出借人发布退出公告,披露退出原因、退出方案、退出时间表、不良资产处置方案、清偿方案、投诉协商处理渠道等信息。国企、上市公司、集团等背景的P2P平台,应由国企、上市公司等提供合理的资金援助,P2P平台也应与第三方不良资产管理处置公司合作,最大限度回收资金填补不良资产漏洞。

  “截止到目前,有些平台实现了良性退出,但数量比较少。”一位行业第三方人士称,能熬到现在的平台,情况都相对较好,退出意愿不强,或者希望能以较好的价格“卖壳”,而风险较大的平台,即便有良性退出的意愿,但实施难度也比较。“但相对于前几年,恶性事件确实明显减少。”上述人士表示。

  根据第一网贷统计,6月以来出现问题的133家平台中,95家网贷平台官方发布了相关逾期或停业兑付公告,占比71.43%,6月新增问题平台71家,52家发布了逾期或停业兑付公告,占比超7成以上,以往直接跑路、关停网站、毁灭证据的现象得到了遏制。

  第一财经 杨佼 林洁琛

  以上图片均来源于摄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