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杜弘禹 广州报道

  “稳外贸”下的出口企业百态

  在特朗普政府宣布针对中国出口的2000亿商品加征额外关税落地后,9月两场国务院常务会议均聚焦稳外贸,而在9月8日中国财政部、税务总局印发通知提高机电、文化等产品的出口退税率,国内政策调整或是刺激9月出口反弹的核心因素。目前从刚发布的进出口数据看,“抢出口”叠加人民币汇率贬值降低企业出口汇率成本,外贸形势稳中向好。正在进行的有中国外贸风向标之称的广交会上,多数受访企业也表示影响尚未完全显现。但是出口企业们也并未因此放松警惕,他们正在加紧抓住窗口期,为四季度甚至明年即将到来的压力谋求转型升级的机会。(林虹)

  导读

  开拓多元化市场也是近年广交会大力推动的重点内容。数据显示,第123届广交会“一带一路”沿线采购商占与会总人数的比重已高达44.54%,成交额约占三分之一。

  安玉明和几名同事正忙着将一盏盏台灯摆上展示架,调整好角度,然后按下开关。很快,近百盏灯一起发出光,将展位照得无比明亮,远远就能看到,不少客商被吸引了过来。

  这是10月15日开幕的第124届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下称“广交会”)上的一个场景。作为深圳一家电子产品企业的国际业务总经理,安玉明希望能借广交会收获一些订单。此次前来参展的2.4947万家企业都有着与安玉明一样的期盼。

  一年两度的广交会被誉为中国外贸晴雨表和风向标,它及时准确反映着外贸形势的变化,以及基于此的企业生存与发展现状,成为一个缩影。

  当前,中美贸易摩擦仍在持续增加国际市场的不确定性,这给我国外向型企业传导着哪些方面的影响?面对由此产生的新变化和新挑战,企业又有何应对思路、举措和探索?

  开幕当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场采访多家来自电子、建材等行业的参展企业,希望寻找上述问题的答案。

  多位受访人士表示,中美贸易摩擦影响的大小,取决于一家企业的市场多元化程度、产品竞争力和附加值、品牌议价能力等多重因素叠加。与此对应,市场开拓、产品升级和品牌打造也开始被更多企业认为将是未来“闯关”关键。不过,这非一日之功。

  贸易摩擦下的出口企业

  毫无疑问,中美贸易摩擦正影响着中国外向型企业的生存与发展,但当前对不同企业却有着不同程度影响。

  这首先取决于美国市场占一家企业多大出口份额,占比越高则影响越大。以广东博德精工建材料有限公司为例,美国市场占该企业仅约7%-8%的出口份额,而“一带一路”市场占比超过50%。因此,“贸易摩擦有影响,但没那么大。”这家公司的国际部副总经理李杰荣说,上半年该企业出口仍增长约8%,这与上年的表现大致持平,主要就是得益于新兴市场支撑。

  近年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推进,这种不以美国为主要市场的出口企业并非少数。安玉明的深圳市康铭盛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亦如此,其以新兴市场和内销为主,他预计,今年该企业的出口增速将有望达到20%,突破6亿元。

  不过,一些美国市场占比较大的企业,也有不少表示目前受影响有限。如广东志高空调有限公司的出口中美国约占15%,但该企业董事长李兴浩表示,目前随着人民币汇率利好,加之许多美国采购商正抢在更严厉关税落地前进货,公司四季度出口将有望实现3倍增长,“上半年不行,但下半年正在冲刺”。他说。

  事实上,当前的“抢出口”和人民币汇率相对利好被认为是窗口期,一定程度上也是诸多企业对贸易摩擦感受不强的原因。

  李杰荣也表示,该企业上半年对美国出口“还不错”,一大原因是很多客户为规避风险,加速备库存,“但明年不好说”。

  此外,还有企业表示受贸易摩擦影响不大的原因在于产品竞争力。华帝股份有限公司海外事业部品牌管理总监胡跃勇表示,美国约占该企业出口份额20%以内,上半年增速达25%以上,超过整体18%的出口增速,因为“从2014年开始,我们重点持续加大对北美市场的产品研发投入,推出了很多竞争力更强的创新性产品”,他说。

  不过,上述企业之所以目前受贸易摩擦影响不大,或也有时间上的原因。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指出,目前许多企业对贸易摩擦的感受仍未真正来自贸易成交方面,感受与现实出现延时,一个重要原因是此前美国关税加征措施更多围绕的是最早500亿美元,而这份清单“打击面”还不大。

  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广东外贸进出口总值同比增长5.9%,其中出口增长0.4%,增速扭负为正,进口增长14.8%。

  小微企业“断臂求生”

  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发现,上述企业“抗震”能力较强,与其较早在市场、产品和品牌等方面有战略性调整直接相关,而这些企业多为大中型企业。与之相比,有不少出口型的小微企业因为各方面调整不及时,已遭到贸易摩擦冲击。

  “我从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深圳一家不愿具名的电子产品企业负责人孟庄文在近期于广州举办的一场展会上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讲述,这家创办至今10余年的OEM和ODM企业,一直以来的市场集中在欧美,尤其是美国,并且较为“依赖”几个大客户,而中美贸易摩擦“枪响”之后,其中一个最大的客户突然不下单了,直接导致上半年出口额剧降30%左右。

  孟庄文表示,该企业原本招了数十名员工准备投入到传统生产旺季,但订单突然消失,无奈之下只能将公司员工规模从过去100多人,缩减至目前的30人左右。

  白明表示,“断臂求生”或为这些企业的一个无奈而必须的选择,既然无法对冲和抵御风险,可以先规避,再找出路。

  总部位于东莞的广东罗曼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很好的诠释了及早转型的必要性。该企业从事电子美发器研发生产,一直以美国为主要市场,贸易摩擦掀起后,订单瞬间没了一半。

  不过,该企业管理人员郭经超说,早在数年前,该企业已针对国内市场大力拓展电动牙刷市场,并推出自主品牌。“目前这一块业务已基本上轨道,就算贸易摩擦,我们也不会太难过。”他说。

  需要指出的是,贸易摩擦还正产生诸多间接性影响,据受访企业反映,最重要的一个是影响多国汇率。安玉明表示,目前已有一些国家在贸易摩擦影响下出现货币贬值,而这不仅抑制了这些国家的进口欲望,同时也造成应收账款风险,形成一个隐忧。

  此外,不仅中国企业,活跃在我国的外资企业同样正担忧美国加征关税等措施带来的困扰。从事家居产品的英国企业EWBANK目前生产基地位于长三角,而出口市场以欧美为主。该企业管理人员Kevin说,加征关税必然导致该企业产品出口到美国时价格更高,这一增加的成本最终需要有人承担和消化。

  10月14日,央行行长易纲也表示,中国的出口产品中外资企业的出口占比较大,约占45%;民营企业出口占比也很高,几乎达到45%;国企出口的占比仅为10%。

  加速外贸转型升级

  采访中所有企业均表示需加快谋划应对和准备,市场开拓、产品升级和品牌打造被认为是关键。

  市场开拓以多元化为追求方向,而富有潜力的“一带一路”市场被视为重点。李杰荣说,今年以来,该企业明显加大了对新兴市场的走访,明确开展客户交流,并尝试与国内泛家居企业“抱团”出海。

  除“一带一路”,国内市场也正备受重视。这包括上述的英国企业EWBANK,该企业近年开始试水在中国市场推广扫地机部分产品,“其实随着近年中国消费升级加速,我们预测2030年中国市场有望取代美国成为我们最大市场。” Kevin说。

  而开拓多元化市场也是近年广交会大力推动的重点内容。数据显示,第123届广交会“一带一路”沿线采购商占与会总人数的比重已高达44.54%,成交额约占三分之一。

  此外,加大技术研发创新,推动产品升级以获得更大竞争力更成企业共识,这与近年我国制造业加速转型升级亦一脉相承。这一方面的一个重要指向是提高产品附加值,以对冲成本。胡跃勇表示,华帝今年的研发投入将有望达到5%,而此前几年仅3%。

  同时,许多过去以代理起家或作为主要业务的企业,当前开始意识到打造自主品牌的重要性,并明显加大力度。

  胡跃勇表示,华帝在出口方面正致力于从过去的代工转向打造自主品牌,并希望重点推广北美市场,目的是希望借助自主品牌的影响力和议价能力,扩大销售和提高风险抵御能力。“代工的一大弊端是采购商对价格非常敏感,而我们没有品牌就没有议价能力。”他说。

  “自主品牌更关键的是稳定和可控,贴牌的太被动,人家说走就走。”白明指出,综合来看,面对贸易摩擦,我国出口企业归根到底是要加快转变外贸发展形式,并且这一过程中既要想方设法延长性价比等传统优势,同时也要积极培育高技术竞争力等新优势,这一转化时间不会太短,要避免优势“断档”。

  (编辑: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