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4日,广州市交委发布了《广州市关于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有关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

  《指导意见》突出自动驾驶企业的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企业要为每一台测试车辆购买必要的商业保险,测试中出现的一些问题,都由测试企业承担主体责任。并强调对于测试路段实行分级管理,从低到高分为一至三级路段,允许在不同级别的测试路段进行测试,以确保测试安全。

路测需要什么条件?需买500万元交通险路测需要什么条件?需买500万元交通险

  在《指导意见》中规定,测试主体必须在认可的封闭测试场地中,且测试时间不少于6个月或者测试里程不少于2000公里。

  同时,建立测试车辆远程监控数据平台,具备对测试车辆进行实时远程监控的能力,按照要求接入第三方机构数据平台,按照相关管理部门要求进行数据共享,提供脱离自动驾驶功能及事故等相关数据;而为申请道路测试的车辆购买每车不少于500万元的交通事故责任保险或者提供不少于500万元的交通事故赔偿保函。

  此外,根据实际道路交通状况及限速情况,《指导意见》对于测试路段实行分级管理,从低到高分为一至三级路段。

  首次申请测试的测试主体,仅能在一级路段开展测试工作;累计测试里程超过5000公里,或者累计超过 3000 公里且近3个月平均脱离间隔里程大于20km的测试主体,未发生责任交通事故及失控状况的,可向第三方机构申请在二级路段开展测试工作;累计测试里程超过3万公里,或者累计超过 2万公里且近3个月平均脱离间隔里程大于40km的测试主体,未发生责任交通事故及失控状况的,可向第三方机构申请在三级路段开展测试工作。

  自动驾驶失控怎么办?安全员随时接管

  什么样的车可以注册?《指导意见》提及,测试的乘用车、商用车必须未办理过机动车注册登记。也就是说,必须是新车才行。

  对于这点,广州一家自动驾驶初创企业人士告诉南方+记者,他们已经在跑的汽车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要重新改装到新车上,设备是一笔不小的花费。

  首次申请测试资格时,测试车辆车龄不超过3年;具备人工和自动两种驾驶模式,且保证在自动驾驶模式下,可快速、安全地将车辆即时转换为人工模式;

  安装车辆卫星定位装置及监控设备,能够自动记录和存储在车辆事故或者失控状况发生前90秒以及发生后30秒的车内外视频及数据信息;

  还必须安装提醒装置,当遇到自动驾驶系统失效时,该装置应当立即提醒测试驾驶人接管车辆。

  市民能否试乘?需购买相应保险

  作为普通市民最关心的是,何时可体验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的最终目的还是要载客,如何向载客阶段过渡,《指导意见》也予以明确:测试里程累计超过1万公里且无发生责任交通事故及失控状况的,可向第三方机构申请开展载客测试工作。载客测试仅能在一级及二级路段开展。

  测试主体可通过公开方式招募志愿者,且应年满18岁并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测试主体应为参与载客测试的志愿者购买座位险、人身意外险等必要的商业保险,并采取有效措施保障测试参与者人身安全。

  事故责任怎么划分?突出安全生产主体责任

  由于自动驾驶技术目前仍处于测试阶段,一旦出现事故怎么办?到底是车厂还是安全员,或者测试方,来承担相应责任?

  《指导意见》突出自动驾驶企业的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企业要为每一台测试车辆购买必要的商业保险,确保测试驾驶员履职能力,对于测试驾驶员管理、事故防范、事故处理、运行过程中的监控,都由测试企业承担主体责任。

  测试车辆在进行道路测试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测试驾驶员应立即停止测试,同时测试主体应在事故发生后24小时内向第三方机构提交道路测试交通事故报告及该次测试的自动驾驶数据。

  测试车辆在测试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或者失控状况时,第三方机构应暂停测试主体相关测试车辆的测试计划,经评估合格后方可恢复其测试。

  谁会率先领到牌照?部分企业可走简易程序

  在此之前,已经有北京、上海、重庆等地成为开展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的城市。今年4月,工信部与公安部及交通运输部联合颁布《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这是首个国家级无人驾驶路测管理规范,并从5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

  广州开放路测资格后,谁会率先领到车牌?《指导意见》提到,已在其他国家或者地区获得智能网联汽车测试许可的,在广州可适用简易程序。

  这意味着,率先拿到测试车牌的企业可能是广汽。今年4月18日,重庆市为广汽、百度等7家公司发放首批自动驾驶测试车辆牌照,很明显,广汽目前已经具备了路测的条件。

  其次可能是腾讯。今年5月14日,深圳交委、交警为腾讯颁发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牌照。

  再就是广州的两家自动驾驶初创企业,景驰科技和小马智行。早在去年6月,这两家企业就已经获得美国加州的自动驾驶汽车路测牌照申请。

  今年1月底和2月初,两家企业自动驾驶车辆几乎同时开展路测并预约乘客试乘试驾,在自动驾驶的赛道上已然“抢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