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杜弘禹 广州报道

  11月4日,第124届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下称:广交会)闭幕。

  据广交会新闻中心公布的数据,此次广交会采购商到会189812人,来自215个国家和地区。累计出口成交2064.94亿元人民币,折合298.6亿美元。

  其中,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成交96.3亿美元,增长2.7%,占总成交额的32.3%,表明广交会所连接的外部市场的多元化、全球化水平进一步提升,稳定性更强。

  从现场观察,参展企业除积极开拓多元化市场外,创新步伐也明显加快,这表现在,高技术、高品质、高附加值、绿色环保和自主品牌产品成交活跃,好于整体水平。

  换言之,举办迄今60余年的广交会仍有强大活力、吸引力和独特作用。一位参展超过30年的展商就说,最早,该企业透过广交会成功“走出去”,但随着广交会平台功能日渐丰富,他又在此获得品牌、工艺和视野等方面启发和资源,“每次来都有收获和进步”。

  “一带一路”沿线采购商增长

  本届广交会,采购商人数和出口成交额均“微降”,分别下降1.11%和1%。不过,多位观察人士也指出,此番降幅并不是太大,总体仍较为稳定。

  广交会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中国对外贸易中心副主任徐兵分析,这背后有着多重原因,包括主要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对中美双边经贸关系乃至全球带来了较大不确定性等。

  不过,本次广交会一大亮点是,“一带一路”沿线采购商增长0.16%,占比达44.56%;出口成交额也增长2.7%,占总成交额32.3%。二者均优于此番的整体表现。

  从另一维度观察更直观,本届广交会新采购商同比增长2.34%,高于总体3.45个百分点,其中“一带一路”沿线新采购商更增长4.18%。广交会一项调研显示,部分企业70%以上的客户都是通过广交会结识的,这为后续出口提供源源不断的客源。

  徐兵说,面对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广交会加大全球招商力度,巩固传统市场的同时,重点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等新兴市场邀请力度,采购商结构有所优化,多元化、全球化和质量均稳步提升,有力地促进外贸出口。“参展企业也大力实施市场多元化战略,不断优化市场格局,实现‘多点开花’和‘东方不亮西方亮’,分散和化解了市场风险”。

  这样的案例并不鲜见。比如,近年广东志高空调有限公司就重点布局“一带一路”沿线市场,该公司董事长李兴浩表示,该企业的自主品牌空调在一些沿线国家的市场占有率甚至已逐渐超越过去强势的日韩品牌,并且市场增长一直比较迅猛。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贸研究中心主任陈万灵分析,近年得益于“一带一路”建设推进,诸多新兴市场增量显现,对我国外贸稳定的支撑作用加大。不过,沿线国家需求能力还有待提升,中国企业未来还需在培育市场、深挖潜能上下功夫,做长期努力。

  徐兵还说,本届广交会各项数据表明,明年我国外贸发展仍然面临诸多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但是,随着改革深入推进、政策措施落地,我国外贸发展新动能正加快积聚,企业市场多元化也不断取得新进展,这些都是外贸发展重要基础和有力条件。综合各方因素预计,全年我国外贸进出口将保持平稳增长,质量和效益进一步提高。

  广交会见证中国企业成长

  一直以来,广交会正是通过这样不断完善功能,以及紧密结合外贸发展形势不断调整侧重,持续发挥着独特作用,并将活力、吸引力和影响力延续至今。

  广交会今年已经62岁了。它设立的初衷,是为打破封锁、发展对外贸易、换取国家建设急需的外汇,但随后与我国建成贸易大国、追求成为贸易强国的步伐紧密相连。

  62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至今的40年来,一大批中外企业借由广交会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动能。如今回忆起来,许多资深参展商、采购商依旧感受真切。

  “广交会为我打开了对外贸易的第一扇门。”11月3日,作为黄埔国际财经媒体和智库论坛活动之一的“对话广交会”上,贝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邱智铭如是说。

  今年是邱智铭第50次来广交会,但他仍清晰记得首次参展的情形,“当时我们连固定展位都没有,只能背着样品箱一直走,找准时机就向客商推介”。

  就这样,邱智铭成功拿到一张1.4万美元的订单。搭上广交会这趟快车,其企业快速发展,三年后营业额就达2600万美元。“广交会带来的商机,对推动过去一批家庭作坊式企业成长、发展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

  不过,这扇“门”打开后,进来的不仅是订单,还有技术、规则、模式、经验、工艺和管理等等企业发展所需的资源,这推动了中国企业进一步发展和成长。

  “开眼界、长见识、学本领。”邱智铭说,只有广交会才能看到这么国家的客商,而每个客商都有“绝招”,这对中国企业而言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过程,“我们就这样跟采购商学做生意,比如懂得了要做国际生意,知识产权就是必须拿到的通信证”。

  这折射出中国企业的成长。参展30年的深圳国瓷永丰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权辉就还原了这一历程:“最早在广交会,我们是有什么就摆什么卖什么,后来客商开始拿着样品或图纸来找要求生产什么,再后来,客商开始关心你创新了什么”。

  采购商亦从中获益,并且许多仍视广交会为必到展会。美国采购商Vlady参会已20多年,他说:“当时我并不知道去参加一个中国展会应该要有什么期待,但当我看到这么多产品时,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巨大机遇,后来我们也总能在这找到想要的产品和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随着广交会综合平台功能不断完善,尤其是进口展区的设立以及由此实现的“买全球、卖全球”,更让广交会的受益群体进一步扩大。

  印度家纺企业Sarla Handicrafts (P) LT连续17次参加进口展,该企业总经理Anshul Aggarwal说,借助广交会打开中国市场、对接全球市场,该企业销量提高了一倍,“我在过去13年参加过全球100多个展会,广交会的机遇全球没有”。

  同时,不管国内参展商、境外采购商还是进口展商,也都寄望广交会能进一步提升全方位对外开放平台功能作用,以借此进一步分享中国扩大开放的红利。

  对此,徐兵说,下一步广交会将进一步改革创新,以服务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包括搭建“卖全球买全球”的全方位对外开放平台,促进进口和全球贸易增长。

  (编辑 吴红缨 如有意见和建议请联系 duhy@21jingji.com;wuhy@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