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当日从5楼坠下。男子当日从5楼坠下。
陈叔女儿阿静说,诊断是蛛网膜下腔出血、右锁骨粉碎性骨折、左股骨断成两截,左边腰椎横突全部碎掉。陈叔女儿阿静说,诊断是蛛网膜下腔出血、右锁骨粉碎性骨折、左股骨断成两截,左边腰椎横突全部碎掉。

  坠楼者不开腔身份不明 枉死者妻女求助无门 律师称坠楼者和商场或都有责

  日前,本报报道了广州市荔湾广场发生坠楼事件,年约60岁的坠楼男子砸到另一名路过男子。最终被砸男子不治身亡。据了解,被砸男子是51岁的广州人陈叔。现在陈叔妻女悲痛万分,却没有任何方面给予一个说法。

  不过有律师指出,坠楼者在刑事上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还应承担民事责任;事发商场应在其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文/广州日报记者廖靖文

  图/广州日报记者乔军伟

  与老友相聚成永诀

  阿静是陈叔的独女,爸爸离世后的这几天,她重复地在荔枝湾旁的家-华林街派出所-六二三路市中医院之间不断奔波,希望能为爸爸的不幸要一个说法。 

  阿静说,12月4日傍晚,陈叔约了朋友吃晚饭。本来约7时见面,朋友说陈叔觉得太早了,后来改到7时45分,就在商场里多待了一会。

  阿静说,陈叔十多年前开始就在荔湾广场从事个体货运业,妈妈早年下岗在家,爸爸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家,她毕业后尚未找到工作,也依赖爸爸的收入。“爸爸为了多拉一些生意,总愿意在商场里多待一会”。 

  当晚7时26分,陈叔如常从荔湾广场负一层走过,当行至南塔中庭观光电梯前时,一名从5楼一跃而下的男子重重压在陈叔身上,陈叔当场昏迷。 

  记者在荔湾广场寻访,并没有找到目睹事发瞬间的亲历者。当时负一层的商铺绝大部分已经打烊,个别经营者在听到响声后出来围观。 

  负一层一玉石店的店员刘小姐说,当时绿色衣服的男子压着黑色衣服的男子,两人身上都没有明显血迹。开始两个人都一动不动的,几分钟后,他们有了意识,在地面上轻微挣扎着,但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值班的保安发现后立即报警。”多名荔湾广场的经营者说,虽然荔湾广场曾多次发生坠楼事件,但砸到人好像还是头一回。

  全身浮肿痛苦离世 

  阿静和妈妈得知陈叔发生意外,已经是晚上8时许,“约爸爸聚会的叔叔一直没等到他,就跟荔湾广场的人打听,得知爸爸出事了,马上通知我们去市中

医院。”阿静和妈妈赶到市中医院时,陈叔正从一楼抢救室送往八楼的监护病房,“他能认得出妈妈和我,却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医院,只是一直在喊疼。” 

  阿静告诉记者,当时并没有意识到陈叔的病情如此危殆,整整一晚陈叔就在病房里输血。“知道他非常痛苦,却无能为力,只能等待。” 

  直至第二天早上多名医生会诊,发现陈叔腹腔可能有渗血,病情危急,才转到一楼急救。“可已经救不回来了,直到断气,他都是在痛苦折磨中度过的”。

  阿静拿出爸爸逝世前的照片,只见陈叔的手指浮肿惨白。“妈妈给他擦身穿衣裳,发现原本消瘦的他,全身浮肿得很厉害,锁骨处还有血流出,有多处黑肿。” 

  陈叔的忽然离世让阿静和妈妈顿时崩溃,“本以为他会熬过那一关的,甚至连警察都说很意外”。 

  坠楼者当天就醒了

  从12月5日至今,阿静一家处于极度的悲伤与迷茫之中。一方面,爸爸的后事还要等待警方的安排,“警察说目前已经列为刑事案件处理,要完成尸检

之后才能办后事”。另一方面,现在没有任何坠楼事件的当事者给她们一个说法。“砸到爸爸的那个人当天就苏醒过来了,可是一直不吭声说话,身上也没有任何身

份证明和手机,警方说不清楚他的身份,也没法录口供,我们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

  荔湾广场和辖地街道也一直没有任何举动,“这些天来,没有一个人联系过我们,爸爸没有了,四万多元医药费我们付了,还有今后的生活……我们到底能够向哪里求助?”阿静告诉记者,飞来横祸对她和妈妈的打击不仅是失去爸爸,还有心灵的巨大创伤。

  广东广悦鸿鼎律师事务所律师程鹏:坠楼者在刑事上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还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事发商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即便坠楼者是精神病人,或事发时处于不能辨认或控制自身行为的状态,监护人仍应承担民事责任。

  警方已将事件列为刑事案处理,但由于坠楼者不肯开腔,无法录得口供,目前未有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