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讯 (全媒体记者/祁雷 通讯员/杨晓梅 甘尚钊)在轻微暴力致人死亡的案件中,如何区分生活中的一般的殴打故意及行为与刑法上的伤害故意及行为?20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因遛狗引发争执并打斗致人死亡的刑事案件,或能很好地说明该问题。

2016年4月23日19时许,被告人何某在广州市白云区某小区楼下门口处,因其母亲所养的母狗受到被害人的公狗骚扰,而与被害人肖某发生争执并打斗。期间,何某用拳头击打被害人头部等部位,致被害人受伤倒地。何某发现被害人受伤出血,即拨打120并一直在现场等候。公安人员到场后,何某向公安人员承认了其殴打被害人肖某的事实。

2016年5月5日,被害人肖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肖某系因头部等部位受到钝性外力作用,导致重度颅脑损伤经医疗抢救无效死亡)。

案发后,何某家属在被害人住院期间垫付了44013元医药费。后与被害人的家属于2017年3月8日达成调解协议:被告人家属代被告人一次性赔偿被害人家属的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150000元整,被害人家属同意谅解被告人并出具谅解书,同时向法院申请撤回附带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对被告人从轻判处。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认为:被告人何某无视国家法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何某对检察院所指控的事实无异议,但认为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对附带民事部分,被告人愿意按照法律规定对被害人家属进行赔偿,但现阶段无能力赔偿。被告人辩护人认为:1.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而是过失致人死亡罪;2.被告人没有故意伤害被害人的主观故意,被告人的行为属于轻微的暴力;3.被害人对事情的发生也有过错;4.被害人的死亡是有很多原因造成的;5.被告人有自首的行为。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与被害人案发前均不认识,虽因琐事引发矛盾,但双方之间没有激烈的矛盾或者利益冲突。通过监控录像可以看出是被害人的狗因无系绳,而骚扰被告人家中的母狗所致。双方打斗均无使用工具,且被告人在见到被害人倒地后立即停止侵害并拨打急救电话,对被害人进行救助。这与一般的积极追求、连续攻击、直接造成危害后果的具有一定严重伤害性的故意伤害行为明显不同。因此被告人的行为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犯罪特征,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定罪处罚,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所提的该辩护意见有理,法院予以采纳。

本案是被害人的狗因未系绳而骚扰被告人家中的母狗所致,双方发生口角进而互殴。虽然被害人对本案引发负有一定责任,但不能认定被害人具有刑法意义上的过错。故辩护人所提被害人存在过错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纳。

广州中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何某过失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依法应予惩处。何某明知他人报警仍留在现场等候,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的损失,并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惟认定的罪名不准确,法院不予采纳。

遂依法判决:被告人何某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另:对被害人家属向法院申请撤回附带民事诉讼的请求,法院裁定同意撤诉。

连线法官:本案的控辩双方主要争议点在案件如何定性上。主办法官认为本案的定性应为过失致人死亡罪。理由如下:

第一、故意犯罪的成立不仅要求有故意行为存在,行为人还要对行为的危害后果有认知或者遇见(结果加重犯则要对加重结果有所认知或预见)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该主观故意往往通过客观行为体现出来。对此,可以结合案发起因、被告人与被害人的关系、打击工具、打击部位、打击力度、双方力量对比和介入因素等综合分析判断。过失犯罪的主观是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的。

从事实和证据来看,本案属于典型的激情犯罪,双方当事人案发前均不认识,无冤无仇,虽因琐事引发矛盾,但双方之没有激烈的矛盾或者利益冲突。起因上,通过监控录像可以看出是被害人的狗因无系绳,而骚扰被告人家中的母狗所致。双方打斗均无使用工具,且在被告人见被害人倒地后即停止侵害并电话拨打急救电话,对被害人进行救助。这与一般的积极追求、连续攻击、直接造成危害后果的具有一定严重伤害性的故意伤害行为明显不同。所以,认定本案被告人对被害人死亡后果有明知或预见,进而认为被告人故意放任危害后果发生,过于勉强,认定其犯罪属于过失致人死亡更符合实际。

第二、结果加重犯是刑法规定的一种特殊犯罪类型,一般以行为人对加重结果的发生“有客观的预见可能性”而“主观上却没有预见”作为构成要件。既然加重结果发生有着“客观的预见可能性”,则意味着基本行为应当具有引发严重伤害甚至可能导致死亡结果发生的高度危险性。从立法上看,刑法对故意伤害致死行为规定了“有期徒刑十年以上、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这样严厉的法定刑,其处罚的对象也理应是在客观上具有高度危险性的暴力行为,而不可能是轻微的暴力行为。尸检鉴定显示死因系摔倒造成,而非被告人直接打击形成,打击是摔倒的主要原因。

第三、本案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相比于一般典型的故意伤害案件而言,暴力程度较轻,手段并不残忍。本案属事出有因,且本案属于激情犯罪,若以故意伤害罪判罚,依照现在的量刑情节,最少需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显得量刑偏重。同时,被告人有自首情节,在案发后也垫付了被害人的44013元的医疗费及赔偿被害人家属150000元,取得谅解。本案被告人认罪态度好,故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为宜。

责任编辑: GDN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