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绍恒(左)与母亲颜凤明

  总策划:刘海陵 林海利

  总统筹: 孙璇 吴江

  执行:孙晶 李卉 赵燕华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陈泽云 孙晶 通讯员 周小莉

  10月份,2020年“中国有IP”大赛即将进入决赛阶段,来自全国的4000多名优秀珠宝设计师将同台PK。这个珠宝行业的权威公益大赛迄今已成功举办了三届,不仅孵化了诸多令人耳目一新的创意作品,也培养了一大批青年设计师。而一手打造这个珠宝行业大型盛典的,正是广州恒仕珠宝科技有限公司的80后董事长梁绍恒。

  梁绍恒来自珠宝世家。小时候,母亲颜凤明在华林玉器街做生意,他耳濡目染,见证玉石批发贸易行业的兴起与蓬勃,长大后,梁绍恒回归珠宝产业,却不甘从事传统的贸易业务,而是选择办起设计大赛,开起培训学院。“很多人觉得我做的事情是创新,但我只是在优化产业存在的问题,用‘IT+IP’来为行业注入新活力。”梁绍恒坚定地表示。

  [从玉器街出走的二代]

  走进上下九商业步行街,穿过华林寺,就来到了闻名全国的华林玉器街,这条连绵500米的华林玉器街,是一个大型的翡翠集散地,聚集了广州八成以上的玉器商,是囊括了广州玉器交易总量的90%以上。

  梁绍恒的母亲“明姐”颜凤明,就是玉器商其中的一员。上世纪80年代,明姐在玉器街从事玉器的批发贸易。“那时候很辛苦,经常要跑到云南、缅甸等地方买石头,一去就是一个月,儿子经常看着我半夜收拾行李去赶早班机,陪伴孩子的时间特别少,有时候忙碌一天回到家,看到孩子缩在沙发上等我等到睡着了,特别心疼。”谈起年轻时创业的经历,明姐对于儿子满是愧疚。

  童年时期父母忙于创业,陪伴的时间不多。乐观的梁绍恒对此却很少抱怨:“从小,家人就给我创造了优渥的生活条件,目前也常常教导我要学会感恩,所以,我总有一种‘得到’的满足感。”

  汗水与坚持浇灌出事业的果实。2003年,明姐正式注册了广州伟麟珠宝有限公司,公司业务范围集原料采购、研发、设计、生产、批发、零售于一体,凭借着精湛的工艺和积累的口碑,伟麟珠宝在众多的商家中脱颖而出,成为不少国际一线品牌的核心供货商。

  2010年,作为二代,梁绍恒正式进入到了家族的珠宝产业中,但他并不安于在玉器街的生意,而是另起炉灶成立了广州恒仕珠宝科技,希望打造集社交电商、珠宝设计大赛、版权保护三位一体的新兴产业生态。

  “以前是他跟我干,现在是我跟他干。”明姐笑呵呵地表示。随着梁绍恒“出走玉器街”,2016年,伟麟珠宝也搬离了玉器街,乔迁至淘金商圈世贸中心大厦,与恒仕珠宝共同办公,家族产业开启了更多元的新局面。

  在梁绍恒看来,从小作坊到大公司,从玉器街到淘金写字楼,家族产业的发展轨迹,是整个珠宝产业发展的缩影,也与个人的成长相契合。“中国的珠宝产业在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社会生活水平的提升,才进入了市场化的大发展阶段,而我们80后,也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对我来说,要回归家庭,就得回归这个产业,而且要给这个产业带来些不一样的改变。”

  [唤醒珠宝从业者的IP意识]

  “我觉得是有一种责任在的,要给这个从小养大我的产业做一点贡献。”谈起成立广州恒仕珠宝科技的初衷,梁绍恒这样认为。外人看待珠宝产业,总觉得这是一个自带神秘光环的“高富帅”产业,但身处其中,梁绍恒却很有危机感,“这个产业因为比较传统,跑得很慢。”

  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限额以上(企业)单位金银珠宝类零售值为2606亿元,同比增长仅为0.4%。“珠宝消费的盘子看着很大,但消费体量是比较固定的,像很多金字塔上的国际大牌珠宝,一个城市一两家就饱和了,那么,其他的珠宝商,特别是本土的珠宝商,如何来创造需求,获取市场呢?”在梁绍恒看来,与国际大牌相比,部分本土珠宝的问题在于品牌属性不够突出,难以给消费者呈现清晰的品牌认知,在早期发展阶段,也存在忽视品牌及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傍名牌”问题。

  梁绍恒认为,最关键的还是要意识先行,唤醒大家对于版权和IP的重视。

  2018年,在梁绍恒的主导下,经过大半年筹备的“中国有IP”大赛在华南正式开锣,首届就吸引了400多名设计师参与。这场赛事得到了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的指导和支持,很快就发展成为全国性的大型赛事。到了2020年,参赛人数已经飙升到了4000多人。配合大赛,梁绍恒又着手创立了珠宝文化版权中心,打造以版权交易为核心以及特色的版权综合服务平台,以全方位保护设计师的权益。

  短短三年,“中国有IP”大赛能取得成功,梁绍恒却不无谦虚地表示,自己只是切中了市场需求, “大家都说我做的是创新,但我做的只不过是优化工作。随着土壤的成熟和个性化消费的兴起,珠宝行业重视IP、重视版权已经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了。”

  [给年轻人自由发挥的空间]

  刚毕业后的前几年,梁绍恒主要还是帮忙开拓家族的珠宝贸易,他通过进驻商场开店,和大公司合作开发定制产品,从小在珠宝圈耳濡目染,加上善于学习,梁绍恒很快迈开了步伐,“门店接连开了好几家,还收购了一些珠宝品牌。”

  靠着自己的努力挣钱,年轻爱玩的梁绍恒不仅买了6辆跑车,还买了房。但物质的充裕也并未让他迷失,面对外界贴在身上的“富二代”标签,他更多开始思考个人价值。

  “其实我也可以一直这样来做传统业务,但这有天花板。每个年代都有每一个年代的需求供给,我想要创造自己的价值。金钱和财富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工具,奋斗的动力更来源于做事情的意义感。”

  经过沉淀与观察,他最终给恒仕科技找到了明确的定位——要做产业改革的引导者。筹备IP大赛,搭建社交零售平台,都是他为这个目标而做的努力。目前,明姐打理传统的批发贸易零售业务,梁绍恒则腾出了更多时间精力全力开拓新板块,两代人配合和分工也愈加默契。

  梁绍恒同样想给更多有梦想的年轻人提供机会,让珠宝这个“封闭”的行业变得更加开放,在他看来,最好的方式还是借助IT和互联网的力量,基于这种想法,恒仕集团创办了珠宝的培训学院,“让珠宝设计像插花和画画一样成为年轻人的职业选择。每个人都可以当自己的设计师,可以参与创作,为未来的事业铺路。”

  “我们这一代人,不管是80后还是90后,都是在互联网中长大的一代,所接受到的信息、资讯其实是差不多的,所以最终做事能不能成功,主要是看态度和毅力。”对于未来,梁绍恒显然充满信心。

  对话创一代

  “儿子要颠覆传统 我不赞同但先旁观”

  神秘的珠宝行业总给人留下巨大的财富光环。作为创一代的明姐如何让儿子梁绍恒走上接班的道路?

  “言传身教很重要。”明姐说,梁绍恒从小看着父母在家里给货物打包,从来没有休息日,耳濡目染,都知道长辈很不容易。

  “虽然梁绍恒在成长的过程中也有叛逆期,但是这时候我们特别有耐心,也必须坚持原则。每个人都会有反叛的阶段,但是这个阶段很快就会过去。”明姐坦言,儿子虽然是接班,但是选择的道路和自己完全不同。“我儿子要做的东西我是不懂的,他对于传统的做法不认可,他看到前辈做得太辛苦,在这个行业里有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他认为一定是要优化的。”

  面对儿子的“挑战”,明姐一开始内心有些抵触。“十年前,我的传统珠宝批发生意还很顺遂,儿子说的未必能说服我,但我还是会给儿子发展的空间,我希望他能闯一闯。”

  明姐在华林玉器的生意还在坚持传统的打法,而她也为儿子提供了新的舞台。“儿子默默耕耘自己的另一个舞台,我一直是在旁观,也逐渐意识到传统行业原来真是要改变的。”

  “梁绍恒离开华林玉器街已经有十年了,他不停地摸索,在这个行业改制的路上不断创新。现在我觉得他做的事情是对的,我也很支持他。” 聊到现在梁绍恒的发展,明姐感觉很欣慰。

  在明姐的朋友圈,如今更多的是陪伴小孙女的活动以及和老朋友的聚会。

  “其实,教育子女是一个家族很重要的一环。关于传承,我会告诉儿子,你是一个成年人,你要做对社会有用的人或者是没用的人,都需要自己选择,也要对自己负责。”谈起未来,明姐爽朗地笑了,“现在我已经很放心交生意给儿子,自己要享受退休的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