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天河区科韵路某快餐店门外堆起使用后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广州天河区科韵路某快餐店门外堆起使用后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

  进入新的一年,广州新版“限塑令”落地情况如何?

  文/图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徐炜伦 徐振天 实习生 林少娟

  今年起,我国多个省市实施“限塑令”新规,其中就包括去年12月初广州公布的《广州市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按照《方案》,2021年起,广州不同程度地禁止产销、限制使用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一次性塑料棉签、不可降解塑料袋、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等塑料用品。

  近日,羊城晚报记者走访广州各大商超、餐饮行业、批发市场发现,伴随着新规实施,市民对可降解塑料接受程度较高,但仍有被禁止使用的塑料产品出现在市面上。有专家学者认为,未来应细化可降解塑料的评定标准,加大限塑令的执行力度。

  约五成市民逛超市自备环保袋

  根据《方案》,2021年起,广州城市建成区商场、超市、药店、书店等场所以及餐饮打包外卖服务和各类展会活动禁止使用,集贸市场规范和限制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

  元旦假期后,记者连续几日,先后走访位于天河区中山大道的沃尔玛超市和位于天河北路的华润万家超市。这两家超市目前均只提供可降解塑料袋,但可降解塑料袋的价格不再亲民,倒逼市民自备购物袋。

  “涨了这么多!”1月6日,天河北路华润万家超市的自助收银台处,市民周先生说,以往这里一个大号普通塑料袋0.3元,但现在可降解塑料袋需要1元,价格涨了三倍多。

  在中山大道沃尔玛超市的一台自助收银台处,记者观察到30分钟内有6名顾客购买了超市可降解塑料袋,2名顾客自备购物袋。沃尔玛超市一名员工告诉记者,尽管可降解塑料袋价格较贵,但由于比较环保获得不少市民支持,也有大约一半前来购物的市民会自备环保袋。

  餐饮业“白色垃圾”仍然普遍

  除了百货商场,餐饮业也是使用塑料频率较高的场所。《方案》明确规定,2021年起,广州全市范围餐饮行业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城市建成区、景区景点的餐饮堂食服务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全市禁止生产和销售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

  多数餐饮连锁品牌针对新规制定实施策略。记者从肯德基方面获悉,今年1月起,全国6900余家肯德基餐厅将全面停止使用塑料吸管;6300余家肯德基餐厅堂食、外带将用木质餐具替换一次性塑料餐具;3800余家肯德基外带、外卖中使用的塑料袋将全面更换为纸袋或可降解塑料袋。预计从2021年起,全国肯德基餐厅每年将减少使用超过7000吨不可降解塑料。

  不过,在一些小型快餐店,限塑令仍难以普及。1月5日,记者在天河区科韵路的多家快餐店看到,被称为“白色垃圾”的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仍随处可见,不少店铺仍为顾客提供一次性塑料吸管。一名快餐店店主表示:“塑料吸管是订购饮料时供应商一起提供的,现在使用的塑料餐具已经很贵了,不可降解塑料更贵的话没有办法接受。”更有快餐店店主表示:“各种限塑令实施这么多年都没有效果,等强制执行再停止使用。”据悉,目前仍有供应商定期为这些快餐店提供一次性发泡塑料餐盒。

  可降解塑料袋成本高难存储

  南泰百货食品批发中心是广州主要的塑料包装袋批发集散地之一,这里聚集了数十家塑料包装袋经销大户。去年9月1日,广东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实施意见》后,羊城晚报记者曾探访此地,彼时该市场内各大经销商均未售卖可降解塑料袋。

  1月6日,记者再次走访南泰百货食品批发中心,发现有2家经销商增加了可降解塑料袋的销售业务。受访商户刘先生表示,目前可降解塑料袋暂无现货,若顾客有采购意愿,可以随时向工厂下订单订购,预计一周左右即可到货。

  尽管可降解塑料袋已经出现在批发市场,但经销商对此并不看好。经销商刘斯向记者透露:“最近有一些客户过来询问,但都觉得可降解塑料袋价格太贵。目前,生产一吨普通塑料袋的原材料成本约1万元,而生产一吨可降解塑料原材料要2万元。”

  除了价格贵,仓储难度大也是市场对可降解塑料袋提不起兴趣的主要原因之一。越秀区天成路是广州塑料包装袋批发“一条街”。记者采访多家沿街经销商了解到,这里的可降解塑料袋没有现货,只接受订购。

  商户陈女士解释称:“目前市面上的可降解塑料袋材质不稳定,大概三个月左右就开始变质。保质期太短,产品运输、存储不便的情况下,不敢囤货。”

  “可降解塑料袋的质地太软,使用体验比不上普通塑料袋,产品性价比不高,加工工艺也有待改善。”天成路的另一位商户说。

  据了解,在产品经销方面,目前广州市内采购可降解塑料袋的客户以品牌连锁超市和药店为主,普通的个体户基本不会选择此类包装袋。

  可降解塑料标准应进一步细化

  针对限塑令在实施过程中所遇到的难题,记者采访了高校学者和行业内的专业人士。仲恺农业工程学院化学化工学院教授严志云认为,目前真正能做到完全可降解的塑料仍比较少见,且成本高。“我们经常遇到的可降解塑料只是把大块的塑料变成小块、微粒,但它还是塑料,还是会带来危害。”严志云表示,可降解塑料除了成本较高,其痛点还包括不易存储、质地较软。

  严志云认为,推广限塑令首先要进行全民教育,让业内人士以通俗易懂的方式科普可降解塑料,引导消费者接受用环保纸、环保袋等替代方案;其次要加强限塑令的执行力度;另外,在目前生产成本较高的情况下,要给研究者、生产者一定的补助支持,从而降低成本。

  绿色和平组织塑料项目主任唐大旻表示:“可降解塑料目前仍是一个模糊概念,行业内有很多降解方法其实是‘伪降解’,包括一些方法让塑料袋破裂,但破裂后细小的碎片仍会停留在环境中。”

  唐大旻认为,目前市面上仍无法推广可降解塑料的原因,一方面是从业人员仍无法分辨各种可降解塑料的类型,也没有意识到滥用塑料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另一方面是在限塑令生效前,可降解塑料的回收、储运等相关配套尚未具体落地。他表示,推广限塑令要进一步细化可降解塑料的评定标准。

  编辑: 宝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