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广东|城事|微博|美食|旅游|时尚|站点导航|招聘

|邮箱|注册

新浪广东

新浪广东> 城事>各地>正文

东莞隐形会所探秘:造价不菲餐具都是爱马仕

A-A+2013年7月17日09:30南方都市报评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2011年已建成的俊逸庄园坐落在松山湖园艺博览中心里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昌明会所位于喜来登顶层的31层,这在酒店电梯按钮里是“消失的楼层”。南都记者 刘媚 摄

  【图集:东莞隐形会所探秘】

  做这样的私人会所,虽然短期内看不出明显的回报,但长期来看却是一项很有远见的投资。21世纪什么最贵?资源整合!能把这些人脉以及背后的资源整合到一起来,以后会产生呈几何倍数增长的能量。———私人会所常客范女士

  现在不是比较公开的不给吃嘛,如果接待政府客,去大酒店就太张扬了,那些私房菜会所就不显眼,一些外面不能卖的山珍海味,在那里也能吃到。

  ———餐厅老板王先生

  厚街喜来登酒店第31层,是酒店电梯按钮里“消失的楼层”。

  第30层是总统套房。从这里转乘另一部电梯,电梯旁有一个白底黑字的提示牌,朝上的箭头指引访客更上层楼,壁灯昏黄的灯光映照出4个小字:“昌明会所”。

  除了神秘,还有奢华,爱马仕的餐具、号称世界上最大琉璃制品的“九如意”装饰,都是寻常。企业、公司、集团的副总以上人士,银行副行长、医院副院长以上人士;国内外的重要政治家或政府官员……才是会所欢迎的人群。私人会所的主人们对盈亏态度超然,因为会员带来资源融合,人脉汇聚,要做点什么,“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之后,喜来登中餐厅的消费下降40%。东莞的私人会所却在经历十年潜滋暗长后迎来新机会。政商两界长袖善舞的舞台,GPS导航难以寻觅的所在。要进入这里,就像哈利波特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般,需要找到9号与10号中间的站台。在J.K 罗琳那里,第9又3/4号站台是现实与魔法交汇之地;在我们的城市,也许会所的大门才是。

  隐秘处所 要靠专人带路

  从外面看它并不显山露水,外墙用细密的竹林环绕了一圈,窄小的侧门终日紧闭,正门口有一道铁门把守。

  范女士驾驶着座驾奔驰E 200,顺着松山湖中心小学门口的马路直走,向左转入一片辽阔葱郁的园圃。“到底在哪儿啊?这地儿不像啊”,她和朋友受邀来到这里的一个私人庄园赴宴,但在松山湖兜兜转转了好几圈,纳闷着怎么还没找到传说中的俊逸庄园。几乎与此同时,园主的另一拨朋友,尽管已经来过两三次,仍然在附近迷了路。

  这个在导航里根本搜索不到的地方,坐落在松山湖的园艺博览中心里。即使找到了园博中心,仍会在其中迷失方向。这里被几家园艺公司分租下来,种些花草盆景作物。一眼望去四处都是用铁丝网拦起来的葳蕤草木,而眼前几条纵横交错的水泥路,也不知通往何处。

  最后在庄园女主人钟女士的电话指引下,他们才顺利抵达。这个静谧的庄园尽管2011年已经建成,但是许多在松山湖居住的人都闻所未闻。从外面看它并不显山露水,外墙用细密的竹林环绕了一圈,窄小的侧门终日紧闭,正门口有一道铁门把守。同行的江先生在松山湖工作了好几年,交际应酬不少的他,曾经路过附近,“以为里面只是个小院子”,与其失之交臂。直至此次,被一段悠扬的乐声牵引进门后,才知里头别有洞天。绿草如茵的青草地,笔直地通往一座希腊式白墙小楼。而草地两旁坐落的别苑,分别是书房、主题客房和餐厅。此外,二十亩的园地里,还根据地势,错落有致地建起了池塘、亭台、沙地和果林,俨然是一个独具风格的私家园林。

  和偏安一隅的俊逸庄园一样,大多数会所都会选择一个相对隐秘的处所。比如位于厚街喜来登酒店的昌明会所,在酒店里你几乎找不到任何关于这个会所的宣传册或广告。这是酒店业主昌明集团独立经营的一个机构,并不属于喜来登酒店管理,所以即使酒店内部人员也鲜少涉足。

  它位于喜来登顶层的31层,这在酒店电梯按钮里是“消失的楼层”。就像哈利·波特每次要去魔法学校时,都要通过一个常人看不到的第9又3/4号站台。而要抵达这个会所,也必须在总统套房所在的第30层,换乘另一部专用电梯。一旁墙壁上有盏小灯,昏黄的灯光映照着墙上“昌明会所”4个小字,旁边的朝上的箭头低调地提示要再上一层。“一般人也不会上来,通常都是有熟人带路,才能找到这里”,会所的工作人员说。

  除了这些规模较大的会所外,一些不对外开放的精致私房菜馆虽然不以“会所”命名,但也具备会所的“私密”性质,可算是小型的“私人会所”。在媒体业做品牌推广的李先生,经常要和一些合作企业的高层接触,有次一个朋友带他到了东城一个高端私房菜馆,让他眼界大开。“它在一个茶叶市场里面,外面就是卖茶的店面,里面有几个包房,根本想不到”。而广告公司老总刘先生,也在一个镇街的党委朋友介绍下,去过万江的一个私密的高级餐厅。这个私房餐厅楼下开着卖人参、虫草等高档干货的商行,外人只能看出这是个商铺,全然不知在后头有楼梯可以通往二楼的包房。仅此一间的包房里摆着个硕大的圆桌,可以同时容纳20人进餐,以东莞本地水乡菜为主,做法经过精致改良,仍不失地道风味,很对本地政客和商贾的胃口。

  此外,还有些藏在楼盘售楼部里的私房菜,据说招待的官员“最低级别也要是党委委员”,或者楼下做着红酒生意,楼上却能宴开八席招呼各界贤达等等,他们也都发挥着私人会所的功能,不一而足。

  入会不易 不是有钱就能进

  曾有一名做钢材生意的商人,带着12万现金作为会费,要求成为牡丹会的会员。会籍部经过审查,发现该商人既不是酒店常客,也非社会名流,纯粹只想在此结识名流,好做生意。由于这个意愿表现得太过“赤裸”,所以会所拒绝了该商人的入会申请。

  招牌醒目、落力促销,这是传统餐饮服务业的揽客利器,对于这些私密会所而言却是大忌。会所的经营,走的是拒普罗大众于千里之外的“高贵冷艳”路线。

  在南城元美路上的名堂汇会所,标榜经营名人字画和潮汕私房菜。去年12月底已经开业,但附近的商户却大都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南都记者曾试图联系探访,也被服务生以“不对外营业,不接受采访”为由拒绝了。以同样理由谢绝采访的,还有东城的棠心鲍私人会所。

  “像这样的地方,去之前都要跟老板打招呼的,否则都不接待,外人根本进不去”,做红酒生意的萧小姐曾被邀请成为座上宾,她解释道,“这里面是老板用来招待自己朋友的地方,交往的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不想搞得那么杂”。老板用自己的人脉,搭建起了一张平台,而他的交际圈决定了出入其中的宾客的层次和圈子,通常都是各行各业的高层人士和政府官员。

  而一些更专业的会所还制定了重重审核机制,严格把关。嘉华酒店牡丹会把入会费定为12万元,就在无形中设了一道门槛,过滤了一部分不符合“资质”的人群。据了解,该会所会员的甄选标准,必须符合以下条件:“酒店重要商务客户的CEO、企业界、金融界、新闻界知名人士或社会名流,企业、公司、集团的副总以上人士;银行副行长、医院副院长以上人士;国内外的重要政治家或政府官员……以及旅行社和旅游局的高层等等。

  牡丹会的工作人员介绍,为了保证会员身份真实可信,除了验证申请人的书面资料外,会籍部和财务部会展开暗访。“我们会假装以客户的身份去到企业,看下具体的经营状况怎么样。”但更多的时候,要想进入私人会所,靠朋友推荐成功率更高。“我们会员身份决定了,他的朋友差不多也是同一层次的”,牡丹会销售经理张绪说。

  如果想拿钱砸开会所的大门,也未必能够奏效。曾有一名做钢材生意的商人,带着12万现金作为会费,要求成为牡丹会的会员。会籍部经过审查,发现该商人既不是酒店常客,也非社会名流,纯粹只想在此结识名流,好做生意。由于这个意愿表现得太过“赤裸”,所以会所拒绝了该商人的入会申请。

  这样的情况并非孤例,莞籍港商王浩仁是“中国富豪会”的创办人,要加入富豪会,需要购买38万元的会籍,如今已经吸纳了200多会员。他也接到过不少东莞老板的入会申请,但有些人的要求让他哭笑不得,“我们会举办很多酒会,都是要穿西装打领带正装出席的,但就有个亿万身家的本地老板不愿意。他说可以出几倍的会费,但就是不穿正装。”最后王浩仁仍将其谢绝在外。

  造价不菲“餐具都是爱马仕”

  据媒体业知情人士秦先生透露,就这么一个只有几间包房的小型会所,每年的租金加各种费用,就要600万元支出。但老板还夸口说,“单里面的一些古董就不止这个数。”

  “白玉为堂金作马,珍珠如土金如铁”,这是不少人对私人会所内骄奢淫逸的绮丽想象。曾去过东城棠心鲍私人会所用餐的欧阳小姐惊叹,“里面连餐具都是爱马仕的”。从南都记者探访的几个会所来看,要建起一个会所的确投入不菲,而呈现出的风格,也因创办人的审美旨趣而有所不同。

  牡丹会私人会所建在投资数亿元的厚街嘉华大酒店里。和昌明会所一样,它也位于酒店的最高处:47-53楼,占地7个楼层,有13000平方米,算是全东莞规模较大、设施最为完备的会所了。这两个会所都采用了大幅落地玻璃窗的设计,向外远眺,整个厚街尽收眼底。牡丹会的工作人员说,“客人们有时候会在这里看看地,这里指指,那里圈一下”。站在这里临窗远眺,颇有君临天下指点江山的豪迈之气。这种对大气的追求,还体现在会所的空间布局上。单是浴室就大得可以在里面跳华尔兹,其中还设有专属spa池,足够几个人在里头游上一圈。

  会所的装修风格和业主的喜好息息相关,在牡丹会里随处可见琉璃器皿,酒店的工作人员介绍,这纯粹是因为“大老板很喜欢”。在酒店大堂也摆着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琉璃制品“九如意”,老板对此的偏爱可见一斑。此外,一些装饰品还刷上了18K金粉,以显富贵。

  这种富丽堂皇的装修风格,是不少东莞老板共同的审美趣味,南城的金牌饭局和东城的品醇轩酒厨的装潢上,都少不了流光溢彩的镶金雕花。而在名堂会私人会所里,则摆满了名人字画和酸枝红木仿古家具等,这也是因为会所主人喜爱品评书画,把玩古董。

  据媒体业知情人士秦先生透露,就这么一个只有几间包房的小型会所,每年的租金加各种费用,就要600万元支出。但老板还夸口说,“单里面的一些古董就不止这个数。”而在其他的私人会所里,也可以从几乎无处不在的大理石墙面、错落繁复的水晶吊灯、必备拉菲和茅台的私人酒窖里看出耗资不菲。

  但也并非所有的会所都是这样浮华的风格,由一对来自深圳的设计师夫妇打造的俊逸庄园,造景时就营造一派自然惬意的田园风光,彰显出了卓尔不群的气质。门墙上藤蔓缭绕,夏夜里,躺在露台的藤椅上,吃着园子里现摘的芭蕉、番石榴,看一轮半月升起,是难得的赏心乐事。而室内装饰并不追求鲜亮豪华,有些反而刻意做旧,比如门口的立灯,底座是一个古代侍女石雕,透过鲜红的灯罩投射出的昏黄灯光,洒在古朴的灰色石雕上,将其笼罩上了一层穿越历史的迷人光晕。

  庄园里二十亩的园地,每年单是租金就要几十万。而打造这个庄园所要的费用,主人透露,“投进去的钱可以在深圳买独栋别墅”,约有上千万。“东莞有钱人多,但有钱又有品味的不多”,来此赴宴的范女士是南城一家公司的老总,她告诉南都记者,“我有个朋友也买下了一个山头,也像这样搞了果园、池塘,也可以在里面吃饭、休闲,但顶多是个‘农家乐’,没这个上档次”。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广东|城事|港澳|身边事|时尚|美食|旅游|健康|图集|微吧|微导航

新浪简介|广告服务|网站导航|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