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男发帖自揭家丑》追踪

  南都讯 记者陈岩 妻子生下二胎后行踪不定,被发现后承认孩子是与他人生的,香港男子梁健锋认为妻子“红杏出墙”不说还想骗得房产,于是在微博上将整个事件曝光,引起关注(见南都昨日报道《妻通奸生子骗房产 港男发帖自揭家丑》)。昨日,夫妻俩先后与南都记者取得联系,约定今天上午10点在斗门见面,届时将面对媒体和律师,对离婚事宜进行全面谈判。

  丈夫:有些害怕回斗门

  前天上午,身在香港的梁健锋即通过电话与南都记者取得联系,他表示自己有些害怕回斗门。

  “我听说他(妻子情人刘某铭)哥哥是法院副院长就怕了,立刻离开斗门回香港。”梁健锋说,虽然他在斗门生活过一段时间,但他对内地法制情况并不了解,很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而回到香港后他又担心大儿子的安全,与母亲一同返回斗门将大儿子也带去了香港。

  梁健锋表示,他虽然还爱着妻子余莹(化名),但眼下离婚已是势在必行之事。他已收集了各项证据,比如妻子与情人的照片、视频,妻子Q Q的聊天记录,以及一些书面材料。不过,来斗门见妻子他还是有些害怕,希望能在记者和律师的陪伴下与妻子见面,而他所带的材料也都是复印件,原件均留在香港。

  梁健锋说,他曾尝试过找香港的律师,但对方告诉他内地法律与香港不一样,难以帮忙。而他找珠海本土律师,结果对方听说事件涉及的人员中有斗门区法院副院长的弟弟,也不敢接手,无奈之下才选择在微博上曝光。

  昨天下午3点20分,梁健锋用“U ncleBig2D”的网名发出一条微博,内容“我现在在香港,马上出发去珠海,约了南方都市报的记者,暂定明天早上10:00与余莹见面,到时会有律师在场,详情由南方都市报记者安排。另外,我留了我和南方都市报记者的联系方式给湖南台的记者。谢谢各位关心,出发。”

  妻子:接到很多骚扰电话

  昨天上午,余莹主动拨打南都热线,希望能与记者取得联系。

  “明天记者和律师都会在吗?在的话最好不过。”余莹说,她也希望能顺利办好离婚的事,既然梁健锋已经曝光了此事,她也会站出来坦然面对。

  余莹说,现在她已不敢接陌生号码的电话,因为从昨天下午开始,有很多陌生号码打来电话,说一些污言秽语,她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以及从哪里弄到她的号码的。

  “我的朋友在Q Q上也被骂,很多人加她都是说脏话。”余莹说,梁健锋在微博中发布了她与朋友的聊天记录,有网友看到后就加朋友的Q Q,然后在验证消息中骂脏话,朋友已经不堪其扰。

  在与南都记者的通话中,余莹很少提及自己,说得最多的是不希望朋友及亲属受到伤害。她说,梁健锋在微博中不单放上她和刘某铭的照片,还把两个儿子的照片也放上去了,特别是还有很多亲戚朋友抱着小儿子的照片也发在微博上,而这些人都和整个事件毫无关系,微博引发关注只会让这些人的生活也受到影响。

  “我朋友说要告他(梁健锋),我说还是等我跟他讲吧。”余莹说,她现在只希望梁健锋能把微博删除,不过估计梁健锋不会听她的,还是要当面把离婚的事谈好了才能删。

  律师说法

  有婚外情者或“净身出户”

  梁健锋说,他与妻子共同生活期间,妻子曾让他写下两份协议,说若离婚或男方去外地长期工作,房产归女方所有,他担心自己签的协议会被法院当成有效证据,离婚后自己什么都得不到,而他只想获得大儿子的抚养权和分得一半的财产。

  “如果婚姻中一方确实发生了婚外情,法院会具体认定的,有婚外情的一方会被判少分或不分财产。”广东莱恩律师事务所律师包为说,梁健锋与妻子签下的协议是真实有效的,但若是存在妻子有意欺骗和隐瞒的情形,梁健锋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的,那么协议也会被法院认定为无效。

  此外,梁健锋说,余莹同意与他离婚,但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能对两个孩子做亲子鉴定,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丈夫作为法律监护人,有权利提出做亲子鉴定,若妻子不同意,根据本事件的情况,亲子鉴定还是有必要的,只要男方同意并坚持,女方的不同意见也是不能够成立的。”包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