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讯 记者李亚坤  深圳一名47岁女子,因怀疑情人在外面有情人,偷偷给他灌下安眠药,拍下裸照,后与情人发生争执,最终自捅数刀,再捅情人数刀。情人死亡,女子则活了下来。

  今日,这名47岁女子被控故意杀人罪,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她称当时仍爱着情人,没有杀人故意。

  离异女子再惹情感纠纷

  被告人苏某芳,47岁,某公司职员,早年落户深圳,在罗湖区布心山庄自有一套住房。

  法庭上,苏某芳的身体瘦小,声音也显得柔弱。但是检方指控称,今年2月22日凌晨时分,苏某芳在罗湖布心山庄房间内,将其情人黄某辉连捅数刀,致其死亡。

  庭审显示,苏某芳早年离异,此后一直未婚,育下的两个儿子跟着奶奶生活,她只是偶尔去看望孩子。

  “做一顿饭,过一晚就走了。”苏某芳的儿子描述与苏某芳的关系,此外,则是并不频繁的电话联系。

  苏某芳的朋友证实,苏某芳经常让朋友给她介绍男朋友,强调要条件好的,无论年纪多大都行。她自己也会在网上找男朋友。

  苏某芳的朋友证言显示,被害人黄某辉,50多岁,疑似东莞人,家属已经移居海外,条件很好。两人在2014年左右通过网络认识。

  苏某芳曾向朋友表示,她喜欢黄某辉,但是黄某辉并不喜欢她,嫌她穷。她为此曾与朋友商量好,由她当着黄某辉的面给朋友打电话,商量一笔所谓的30万元投资事宜,以此向黄某辉证实自己有钱。

  拍裸照欲发朋友圈

  两个人断断续续交往。苏某芳回忆作案当天,黄某辉从新西兰回来,早前她曾与黄某辉联系,在电话中喊黄某辉为老公,被黄某辉挂断了电话,她由此判断黄某辉在外面有人。

  2月21日夜间10时许,黄某辉来到她在布心山庄的住所。为了等待情人,苏某芳推掉了当晚两个朋友的邀约,并定下了一个拯救感情的计划。

  根据其自述,她熬了汤,在汤里面放了10片安眠药。黄某辉与她一番温存后,喝了汤,此后睡去。

  苏某芳用手机拍了黄某辉单人以及两人一起的裸照,然后将照片发到黄某辉的手机。她尝试打开黄某辉的手机,将这些裸照发在黄某辉的朋友圈中,以赶走黄某辉周边的其他女人。

  不过苏某芳发现,黄某辉的手机密码已经发生变更。苏某芳马上断定,黄某辉是真的有其他女人。

  “我感到他背叛了我,有很多的委屈和伤心。”苏某芳称,她想等黄某辉醒来后与他对质,又担心黄某辉会打她,遂将他的手、脚等用电线等捆起来。

  “捆他的时候,我还心疼他,下面垫了毛巾,怕他疼。”苏某芳说她仍然爱着黄某辉。黄某辉在凌晨醒来后,与苏某芳发生争执。

  自捅数刀未死再捅死情人

  根据苏某芳的陈述,当时黄某辉大怒,挣脱了捆绑,并表示要烧掉她的房子。她也跑到厨房,将花生油撒在房间,还打燃了打火机。

  黄某辉在与她争抢打火机时,打火机掉落在花生油上引起火灾。黄某辉扑火,她则在阳台躲避。等她返身回到卫生间时,发现黄某辉倒在卫生间,身体冰凉,叫他摇他,都毫无动静。

  法庭上,说到此处,苏某芳情绪难以自抑,称以为黄某辉被火烧死,她这才想到要随他而去。遂持刀向自腹部捅了多刀,随后再向黄某辉的腹部、心脏以及颈部捅了多刀。法医鉴定显示,黄某辉系因心脏被刺失血死亡。

  实际上,在这一过程中,当时已有物业和民警接火情警报后赶到现场。物业电工接通苏某芳的电话,苏某芳称没有起火,只是做了噩梦,烧了纸钱,拒不开门。消防人员破门而入时,两人都已躺在卫生间。

  法庭上,苏某芳哭着读完了数页自述材料,多次表示她很爱黄某辉,显示出对情人的情意款款,数次强调不是故意杀人。

  不过一名当日出警的辅警则表示,当日将苏某芳抬到楼下,送上救护车时,苏某芳对他们的询问不发一言,最后说出一句,“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今日庭审中,苏某芳的辩护人质疑法医鉴定报告,认为从法医鉴定报告上的数据来看,应该认定黄某辉系应为火灾一氧化碳中毒死亡,而并非被杀死。对其死因,法官则表示,庭后合议庭评议后将决定是否补充调查。

  目前这一案件尚在审理之中。

  报料人:曾先生 报料奖:1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