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巴基斯坦一名16岁的孤儿见到光明,是张铭志教授此次“援外光明行”最难忘的事。受访者供图帮助巴基斯坦一名16岁的孤儿见到光明,是张铭志教授此次“援外光明行”最难忘的事。受访者供图

  刚刚过去的11月,对于张铭志来说是难忘的。作为汕头国际眼科中心常务副院长,她受国家卫计委的委派,带领汕头国际眼科中心专家团队以及新疆卫计委组织的医疗队共11人,前往巴基斯坦执行眼科光明行手术任务。

  此次援助行动,是“一带一路”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以来的启建项目。这也是中巴经济走廊开通后,第一支国际眼科医疗队来到巴基斯坦,张铭志教授成为第一位在巴基斯坦实施白内障超声乳化手术的中国医生。

  巴基斯坦吉尔吉特地区局势不太稳定,张铭志团队进行医疗援助的时候,都有官兵在身边时刻保护他们的安全,上演了真实版的《太阳的后裔》。

  这群远赴异国他乡的白衣天使,又在这场光明重现之旅遇见了什么故事呢?南方日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文/南方日报全媒体记者 沈丛升

  到达后仅用一天时间归置设备

  11月18日,张铭志一行从新疆出发,前往巴基斯坦。

  此次援助行动,张铭志作为专家领队,带领汕头国际眼科中心团队,与新疆自治区等共3家医院组成援外光明行医疗团队,包括5名医生3名护士,以及新疆自治区卫计委的相关人员,共11个人。

  他们由陆路出发,前往巴基斯坦的吉尔吉特地区。“吉尔吉特和新疆自治区的喀什是交界的地方。我们从汕头乘坐飞机到达乌鲁木齐,再乘车一路向巴基斯坦,最后到达吉尔吉特。”张铭志说。

  经历了一千多公里、近36小时的车程颠簸,他们终于抵达驻地医院——巴基斯坦吉尔吉特地区总医院。对于这里,张铭志的第一印象就是——简陋。

  张铭志很快发现,这里的医院只有一名负责眼科的医生,以及4位人员从事眼科辅助治疗。也就是说,整个地区从事眼科治疗工作只有5人。

  不仅医务人员技术薄弱,医疗环境也比较落后。

  “这里只有一个诊室,眼科手术室只有一台十几年前的手术显微镜,没有其他医疗设施设备。而医疗设施的落后,决定了我们任务的艰巨。”张铭志给记者介绍。

  在启动援助行动之前,张铭志对巴基斯坦进行了一番前期考察。因此,这次援外光明行,他们还带来了由国家援助的价值几百万元的设备,包括门诊检测、手术显微镜,做白内障的设备和其他耗材。也就是说,国家全方位支持医疗团队在当地开展工作。

  为了尽快让医院达到诊疗的标准,专家团队的医生、护士、工程师顾不上休息就“变身”为清洁工、搬运工、技术工,将我国捐赠的200箱器械、药品和物资重新归置;同时,对当地的医务人员进行了严格的规范化培训,最终帮助当地医院达到了基本的诊疗手术要求。

  仅用了一天的时间,专家团队就把近两百箱的物资归置好,“可以说团队队员代表国家出行,彰显了极强的团队精神和凝聚力。”张铭志说。

图为专家团队在巴基斯坦当地接受采访。受访者供图图为专家团队在巴基斯坦当地接受采访。受访者供图

  全身心投入完成125例眼科手术

  对于此次医疗援助一行来说,语言是首要解决的问题。

  “当地的民众是不会说英语的,只会说当地的语言。但我们还是要求这次出行的所有的医生,都必须会说一口流利的英文。”张铭志说。

  虽然国籍不同,语言不通,张铭志团队却仍然感受到当地患者对重见光明的迫切需求。“由于当地医疗人员缺乏、设备简陋,很多手术都开展不来,很多患者在黑暗中等待。”张铭志说,想要得到救治,患者必须坐几个小时的车程去伊斯兰堡等比较发达的城市,如果没有这个经济能力的话,就只能在这个地方一直等待。

  了解了这一点之后,团队的医生们全身心投入到这次援助行动中。据了解,援巴期间,中国医疗专家团队诊疗当地眼疾患者300多人次,并完成了125例眼科手术。

  这对于巴基斯坦以及吉尔吉特地区而言具有非凡的意义。“我们后来和当地的翻译聊天才了解到,巴基斯坦官方非常重视此次活动。由于巴基斯坦在国际上的特殊位置,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团队进驻巴基斯坦进行眼科的援助。”张铭志告诉记者。

  投入援助工作以后,张铭志团队的医生都是一个身兼多职。值得一提的是,医疗团队来自不同团队,却在短时间的磨合之后达成了一定的共识和默契,体现了中国眼科医生的团队协作精神。

  在吉尔吉特,中国眼科医生首次用表面麻醉完成手术、首次植入了非球面人工晶状体,首次开展了电脑验光、B超检查等,让巴基斯坦的眼科医生们接触到了先进的设备,以及国际领先的眼科手术技术和诊疗水平。

  “如果在我们离开之后,从国内带来的设备无法再启用,那就太遗憾了。因此,教会当地医生进行设备的使用非常必要。”张铭志说。由于国产的设备没有相关英文说明,细心的中国医生还亲自手工绘制了相关的图标指示,供当地医生参考。

  ■故事

  为了这名16岁孤儿,团队“超标”做了手术

  当她说“看见了”,我们都特别高兴

  张铭志此行最难忘的事情莫过于帮助一名16岁的孤儿重见光明。

  “最后一天我们已经不准备再进行手术了,已经开始收尾了,也是我们最后一天手术的日子,第二天检查完病人就要返回国内。由于月底关口将关闭,要等到次年三四月份才会重新通关。如果不按照时间回来就要等多一年才能回国了。”张铭志回忆,“就在那天,一个社会工作者领着一个小姑娘来到我们面前,问我们能不能为她做手术。”

  经过初步检查,该女孩是先天性双眼白内障。当天的手术预约已经超标,本来约的是32台手术,但是当天已经加到了39台手术。

  “我们看着天色已晚,还有几台要完成,小女孩只能等下次才能做手术了。”张铭志说。

  这时候,社会工作者就有点紧张了,他告诉医生,这是一个孤儿,从小就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16年来一直活在黑暗中,生活也不能自理。

  当时的张铭志是犹豫了一小会儿的,“要知道加手术的时候风险很大,巴基斯坦的卫生环境不是很好,消毒和全身检查都要重新开动机器开始做,我们在得到当地医生的配合支持下,终于决定还是给这个小女孩动手术。”

  张铭志坦言,答应给小女孩做手术,这个风险只能由自己承担。“如果出现感染的话,那对于整个团队都有影响的。此外,小女孩本来就是先天性白内障,如果眼底有问题,我们即便做了手术,她也是看不见。”

  可以说,张铭志团队是顶着压力,心里顶着这一份不确定性,顺利帮小女孩完成这台手术的。

  “当她说‘看见了’的时候,我们全部人都如释重负,特别高兴!”张铭志还记得当时的情景。

  “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小女孩特别开心。护士问她说有没有看到给你做手术的医生,她说看到了。护士又指着我说,那这就是给你做手术的医生。”张铭志告诉记者。

  张铭志回忆,小女孩看不见的时候就会自然低头,能看见的时候还不能改变自己的姿势的时候,还是用微微低头的姿势看着医生,眼里满是感激,所有的医疗队员都被感动了。

  “他们都说我是这位姑娘的‘中国妈妈’。”张铭志却认为,这个称谓太沉重了,帮助病人是作为一名眼科医生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