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走进深圳这家电商平台公司仓库,看到工作人员正在忙碌地包装各种商品记者走进深圳这家电商平台公司仓库,看到工作人员正在忙碌地包装各种商品
18元抽中的房就在此楼盘里18元抽中的房就在此楼盘里

  深圳一电商平台推“一元购房”,商品房按价格一元一份均分,认购一份可“抽房”,营销模式引发争议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黄汉城 实习生 李超凡

  在这个“啃老族”、“蚁族”丛生的时代,如果有人跟你说,一块钱就能买到一套价格高达171万多元的住宅,你会不会去试试?

  这几天,深圳一家科技公司开发的电商平台竟然“开盘”卖房,而销售方式又是如此特别:以一元一份形式将商品房均分成1718888份,消费者认购一份可得到一个随机的数字代码,平台会以复杂的计算方式,从中抽出一位幸运获得者。

  前所有未的刺激令人趋之若鹜,30万人蜂拥而来……最终平台公布,这套被公园、湖泊环绕的大户型商品房,被一名男子以18元抽中,平均一块钱买了约10平方米。该男子在接受采访时自称,他只是一名做装修小生意的80后,工作十几年还没钱买房,实属惊喜。

  这到底是平台借壳炒作还是真有其事?是营销模式创新还是变相博彩?羊城晚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幸运

  18元抽中惠州一套大房

  “这房子到底是真是假啊”、“要真中了就是狗屎运啊”……4月13日晚上9时,一个QQ群里,来自全国各地近两百位用户紧盯着某电商平台网站,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让他们高度关注的,是位于惠州市金山湖畔一套标价171万多元的商品房。

  在这个平台上,这套房子以一元一份被均分成1718888份,消费者认购一份可得到一个随机 “云购码”,最多购买30次。

  按照其公布的规则,当所有份额售完后,平台会用复杂方式随机抽出一位幸运获得者。

  据了解,某电商平台,属于深圳市一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也是国内最早涉足这种营销模式的商业公司。其平台上的商品琳琅满目,从几十块钱的大米食用油到30多万元的宝马汽车,应有尽有。

  4月11日,该平台“开盘卖房”,价码一下飞到百万级别,看到这种前所未有的刺激,不少人被点燃。短短两天内,约30万人蜂拥而来,点击,购买,再加注……

  13日0时38分,在揭晓的前一刻,有网友说他肾上腺素急剧上升。

  38分20秒,平台公布一名用户以18元抽中房子,群里瞬间炸开了锅,“加上之前商品已投了2000多元,啥都没中,果断卸载”、“我要再打开这个网站我就不是人。”一些参与者纷纷吐槽,难掩失落。

  公司

  “响应国家去库存号召”

  这是不是一场炒作?14日上午记者来到当事楼盘浩××泽园营销中心一探究竟。该楼盘占地近5万㎡,由七栋31层高楼组成。“被售出”的房子为7栋某单元某房,面积188㎡,位于楼盘正中央,每平方米8000元起。

  记者假扮客户表示对该房有兴趣时,置业顾问曾小姐回应,该房参与某电商平台“一元购”卖出去了。记者随后查询惠州市房产管理局官方网站得知,该房显示“不可售”状态(即卖出),还没进入办证流程。

  “被深圳客户买走的,至少好几套,我们双方签了认购协议,具体购房合同还没签。”记者表明身份后,曾小姐透露,一般签订认购协议后半个月内就要签购房合同,但由于深圳客户帮忙销售了较难卖动的大户型,可延长处理。

  14日下午,记者又来到深圳市某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听明来意后,该公司总经理笑着说:“交易是真实有效的。这也是响应国家去库存的号召嘛。”梁志军称,3月份其公司认购了上述楼盘20套大户型住房。以折扣价入手,以市场价出售,其中一定差价即为公司利润。规定每人限购30次,是为防消费者过于疯狂。“在我们之前,山西也有一家公司出现一元买房案例,但数据异常,业内人一分析就知是刷单,弄虚作假。”不过该说法记者未能证实。

  根据该公司从后台提取的信息,记者拨通了该名抽中房子的用户。这名自称80后的男子说,他在广州从事装修行业10来年,因资金缺乏还没购得任何房产,纯属抱着闹着玩的心态试试,没想到会中。“很惊喜啊,当天我就打电话给客服求证是否中奖,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户登记,还没通知我”。

  风险

  有人2元博中苹果6s 有人砸重金毫无所获

  缺乏监管,一元购模式问题多

  早在2011年,“一元购”模式就在国内出现,但一直不温不火,2015年9月起开始进入爆发期。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广东这类平台达数十家,多数商品不限购次数。

  这种以小博大的“游戏规则”俘获了大批忠实拥趸。某平台的数据显示,其已累计超过60亿人次参与。在这些网站上,有人第一次买2块钱就中了一部iPhone6s,也有人砸下重金几乎毫无所获。

  “准备收手了,就当彩票偶尔买买吧。”最开始,曹猛(化名)花五十块中了一部手机,这个甜头让他一发不可收拾,前后投了两万元在夺宝游戏上,后来看到有一些朋友一把下一万元,跟赌徒一样,“决定不再沉迷其中了”。

  令人担忧的,还不仅仅是参与者的心态。记者调查发现,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机构,整个行业几乎处于野蛮生长。有大量用户反映,商品中了不发货、质量问题没保障、退换货十分困难的情况时有发生,有的公司甚至根本没注册。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指出,为显示公平,有的平台还会加入第三方时时彩结果为幸运代码计算规则。但无论数据来自站内或站外,都可以用“技术”手段作弊,存在着内幕操作的空间。

  “这种平台上的东西一般都比市场价(指京东价)高出5%—15%,不管作弊与否,网站是稳赚不赔的。但有些小平台一天流水几十万元,奖品实质售价的差价也就几万元,扣掉推广引流费用等成本,基本不赚钱,所以用僵尸粉作弊也是很正常的”。

  争议

  变相博彩?非法经营?模式创新?

  业内建议:法律明确监管措施

  对“一元购”平台,重庆大学法学院刑法学副教授肖洪认为,这种销售虽与彩票看起来形式有异,但本质差不多,涉嫌变相博彩。

  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博士认为,一元购的模式类似于彩票中的实物兑奖,“几年前,财政部叫停了即开型实物兑奖彩票的销售。”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民商法博士刘俊海告诉记者,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三条规定,抽奖式的有奖销售,最高奖金额不得超过5000元,以非现金的物品或其他经济利益作为奖励的,按照同期市场同类商品或者服务的正常价格折算其金额。一云购平台中部分商品价格已超5000元,涉嫌违法销售”。

  “目前这种模式法律没有明确禁止。”但肖洪也强调,彩票由国家指定特定机构经营,且有严格的监管措施,如果这些一元购平台销售的商品比市场价虚高,且赚取较大利润,又没有返还一定资金用于公益,则涉嫌非法经营。

  记者也留意到,自一元购出现以来,业内多将其视为一种融合了网购、众筹和抽奖的营销模式创新,希望法律能够明确监管措施以跟上市场步伐。

  “法无禁止即可为!” 梁志军表示,彩票中流通的只有金钱,有博彩性质。但一元购是以销售产品为目的,有利于拉动内需,跟彩票还是有所区别。“在国家鼓励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大环境下,政府应该把更多权利交还市场,如果用以前的观念来限定当下,不利于开拓创新的思路”。

  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宋策认为,一元购实际上是射幸行为。射幸合同(保险、彩票为典型)中,一方当事人花一定代价购买的是一个机会或希望。对当事人双方诚信程度的要求远远高于其他民事活动。

  宋策强调,射幸合同会激发人们的投机心理和赌博兴趣。“但一般而言,如射幸交易有利于社会发展和经济繁荣,政策和监管机构应当加以规范和引导,而不是简单粗暴地一禁了之”。

  截至记者发稿时,标价168万元的第四套商品房已上线“1元云购”网站,类似争议、狂欢和失落,仍在持续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