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织袋内藏着穿山甲鳞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轩慧 摄编织袋内藏着穿山甲鳞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轩慧 摄

  深圳海关破获全国最大宗穿山甲鳞片走私案

  广州日报深圳讯 (全媒体记者崔宁宁  通讯员李益、沈志毅)11.9吨走私穿山甲鳞片,约2~3万只穿山甲惨遭杀戮。昨日,深圳海关召开发布会通报,今年7月,该关在深圳盐田港一个申报为进口“空柜”的集装箱中,查获穿山甲鳞片11.9吨,这是中国海关历年来单次查获的最大宗穿山甲鳞片走私案。

  从两个简单的“姓名拼音”入手,深圳海关经过4个多月的侦办,最终抓获犯罪嫌疑人2名,目前走私犯罪嫌疑人李某君、何某杰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空柜”暗藏穿山甲的鳞片

  在大鹏海关的查验场,记者看到一个集装箱内塞满了红蓝相间的编织袋。海关人员拉出编织袋用刀划开,鳞片一下子就从里面泻出来,这些灰黑色的鳞片大多6厘米~7厘米长,“这是非洲穿山甲的鳞片”,海关人员说。

  大鹏海关缉私分局政委李平介绍,今年7月1日,这个申报为“空柜”的集装箱在深圳盐田港卸船入境,正当该柜办理出闸手续准备入境时,被海关拦截检查。经初步检查,所谓“空柜”实际不空,打开柜门就发现有鼓鼓囊囊的破旧编织袋包装货物。

  当该柜被拉到查验场彻底开箱查验时,关员发现箱门口的一百余包货物是木炭,再往里去竟然有浓烈刺鼻的腐臭味。一名关员判断,箱子里面装的极有可能是动物腐烂物质,于是立即联合检验检疫部门进行消杀毒处理。随后检查发现,除去箱门口176包木炭外,箱内239包红蓝相间的包装袋中的货物疑似穿山甲鳞片,净重达到11.9吨。

  7月18日,华南野生动物物种鉴定中心对鳞片进行鉴定,查获的穿山甲鳞片为哺乳纲鳞甲目穿山甲科穿山甲属树穿山甲和长尾穿山甲的鳞片,这两种穿山甲均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Ⅰ。

  记者了解到,在深圳口岸水客零零散散携穿山甲鳞片过关的案子并不稀奇,但11.9吨的鳞片走私让海关人员也颇为吃惊,这是我国海关历年来单次查获的最大宗穿山甲鳞片走私案。而据濒危动植物保护专家介绍,一只穿山甲身上约有0.4到0.6千克鳞片,走私11.9吨鳞片,这意味着约有2~3万只穿山甲遭到残忍杀戮。

  “拼音姓名”牵出走私团伙

  鉴于案情重大,7月21日,深圳海关缉私局抽调精干缉私人员成立专案组。办案人员一开头就困难重重,查获现场除了一个申报的“空柜”,再无其他线索。

  记者了解到,海运货物一般涉及码头公司、托运公司、船代公司、货代公司、收货人、发货人等多个繁杂的环节和人员。海关缉私人员开展走访摸排,把目光锁定在收货人与发货人身上。

  在一份海运提单信息中缉私警察发现了一个收货人姓名: “XIA ×HUA”,这显然是中国人名字的拼音,但收、发货人的联系电话均为境外电话。真正的收、发货人是谁?

  这时,大数据分析技术派上用场。缉私警察以这个拼音姓名为关键点,从海量的各种信息数据里经过反复分析比对,初步筛选出了几十个与“XIA ×HUA”读音相同的人员,再通过与本案相关的特征信息,确定了多次去过非洲国家的山东鄄城人夏某有重大嫌疑。8月24日,侦查员控制了夏某,案件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

  但是,经审查发现,夏某年仅二十出头,并不具备操控11.9吨穿山甲鳞片如此大体量商业活动的能力,且其年前便已回国,不具备作案时间。夏某这个线头又断了。

  缉私侦查员们另辟蹊径,开始追踪另一份境外海运数据上留下的申请人信息“Li ×JUN”。夏某供述的一个细节引起了办案人员的注意:夏某从非洲回国时,曾将护照借给在非洲从事毛发生意的姐夫窦某波,窦某波将其护照复印了几十份。

  经过大量数据分析,与窦某波家族有密切联系的李某君浮出水面。9月12日,办案人员前往青岛将李某君抓获归案,案件侦破工作取得了阶段性突破。

  一张黑痣照片固定证据

  李某君到案后,审讯并不顺利。他江湖经验丰富,对其犯罪行为矢口否认,认为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其涉嫌走私,在讯问时也百般抵赖。侦查人员从其身上搜出一部手机,手机中有穿山甲鳞片的照片,但李某君仍是一问三不知,与侦查员较量着耐心和智力。

  一位缉私老侦查员一直在观察着李某君,当眼光落在李某君穿着拖鞋的脚上时,敏锐地发现其左脚食指上有颗黑痣。这时,侦查员想起李某君手机中有一张照片:一只踩在穿山甲鳞片上的穿着拖鞋的脚,左脚食指上赫然也有一颗黑痣。缉私警察立即固定了李某君脚上的这个关键证据。当侦查员向李某君出示了那张照片后,李某君脑门上渗出了毛毛汗。

  紧接着,侦查员进行了信息技术分析,确认了这张照片的实际地理位置为非洲某国。最终,李某君的心理防线被击破。

  在对李某君的侦查过程中,一个可疑的同行人——何某杰进入了侦查人员的视线。这个人曾在案发前不久与李某君搭乘同一航班旅行,并有过一起出境记录。侦查人员还发现,何某杰户籍所在地是安徽亳州,那是中国较大的中药材批发市场之一。何、李二人联系频繁,近段时间资金往来高达500万元以上。

  10月初,侦查人员赶赴皖北,在当地公安机关协助下,将何某杰抓获。经审讯,何某杰供述了应李某君要求,帮忙走私11.9吨穿山甲鳞片入境的犯罪事实。

  深圳海关:

  东南亚穿山甲减少

  走私者瞄准非洲

  海关人员介绍,穿山甲鳞片又被称为山甲片、麒麟片,在国内部分市场被用作食材药材。一直以来,穿山甲鳞片走私来源地以东南亚居多,但随着东南亚穿山甲因盗猎急剧减少,走私者将目光瞄向了鳞片价格低廉的非洲。2016年,第17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缔约方大会决定将穿山甲调整为附录Ⅰ级保护动物,禁止任何国际性商业贸易。

  此案的侦办,引起了海关总署的高度重视。经查,犯罪嫌疑人在非洲某国采购散装穿山甲鳞片,伪报为“木炭”等产品,通过海运方式运抵国内港口。为躲避海关监管,犯罪嫌疑人在装柜时故意不留收、发货人信息,待船到目的港后,凭提单直接提货。该团伙精密组织,分工细致,团伙中李某君等人负责境外采购和办理海运手续、何某杰等人负责国内码头接货和境内销售。

  深圳海关表示,将继续对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继续保持高压打击态势。

责任编辑: GDN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