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深圳的刘先生来说,今年的中秋月亮都要比往年分外圆。他和父亲8年没有见面了。8年来,中秋的月圆人不圆在他心中留下了无数惆怅,而今年中秋之前的9月2日,他终于要和父亲见面了,父子团圆,共聚月圆之夜,举杯畅饮,共诉衷肠,这是他脑海中想过已久的画面。

  上次和父亲分离的时候,刘先生只有14岁,父亲被警察带走,留下他在身后。稚嫩的脸庞上一双黑色的眸子,一任泪流。最后父亲被判了8年,在江门坐牢。8年来,他最怕过的就是中秋,想必父亲在里面也是如此。

  网络配图

  好在8年很快就过去了。刘先生也不再是当初那个懵懂少年。23岁的他在深圳某传媒公司打拼,算是事业有成。

  9月1日上午11点,离见到父亲只有24小时了。要让父亲高兴,刘先生没有怠慢,首先他开上了奔驰,起码要让父亲知道自己打拼的不错。也不能一个人去接啊,得多带上几个家人。叫上两个伯伯和弟弟吧,四个人去接,人多热闹。

  从深圳去江门,走珠海吧。在珠海住上一晚,第二天一早再从珠海去江门,这一趟接父亲,一定得安全小心,父亲就快见面了。9月1日晚上8点,刘先生抵达珠海,距离第二天上午11点还有15个小时。▼

  这一晚,大家在珠海吃饭吃的很开心。当晚在珠海过夜,这一夜刘先生觉得,分外漫长。9月2日清晨6点,刘先生就起床了,叫醒伯父。此时他和父亲见面的距离不超过100公里,距离见面的时间不足5小时。

  奔驰车又发动起来。这次怎么规划路线?嗯,从南屏站走西部沿海高速,转广佛江珠高速到江门吧。上了西部沿海高速,车轮在飞快的旋转着,一如刘先生似箭的心。很快就要到广佛江珠高速了。

  车要经过高速斗门收费站。咦,前面有交警查车。糟糕,昨晚有喝酒。但过了这么久,应该没事吧。酒精测试仪报警了,交警请他下车。蔡警官将刘某带到斗门卫生院进行抽血,天空依然下着雨,刘某的心情像雨点一直往下掉,降到了冰点。▼

  奔驰车上唯一有驾驶证的伯伯虽然昨晚也喝了酒,但喝得不多,经过检测,没有酒驾,那就伯父开车吧。别耽误了接父亲。昨晚喝的是啤酒,又过了这么久,睡了一晚,有的话也不多。

  验血结果要几个小时才能出来。伯父的车已经向江门出发了,那时父亲应该已经来到自己身边了吧。下午3点,父亲到了高速公路交警大队!这么快就到了,刘先生喜出望外,但父子俩要一起等结果。▼

  结果出来了,83.7mg/100mL,醉驾。刘先生当场被刑拘,送进珠海看守所。他被送走的时候,父亲在身后远远看着,一如当年他看父亲的眼神。8年了,父亲出来了,他进去了。

  唉,他今年的中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