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儿相关释义

  • 黑户孤儿
  • 事实孤儿
  • 入户材料
  • 入户最大困难
  • 入户3法
  •   孤儿,名词,是指失去父母的儿童或者是未成年人。死去父亲或父母双亡的儿童。没有户口的孤儿,叫“黑户”孤儿。
  •   指的是父母双方或其中一方,虽然没有死亡或失踪,但是事实上不能提供经济支持和照料的儿童。这类儿童也被称为“亚孤儿”或“事实孤儿”。或者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无人抚养的儿童被广泛地称为“事实孤儿”。
  •   1、村委会证明
       2、村干部、村邻居、家属的材料,最少5个人做笔录。
       3、到妇幼保健院补办《出生证》
       4、个人申请书,8个人以上的签名同意
       5、亲属户口本,附村委会亲属关系证明
       6、本人相片
  •   最难补办的是《出生证》,因为按照妇幼保健院方面的规定,补办出生证,必须做DNA亲子鉴定,需要办理人与父母双方同做。然而,因为事实孤儿的父母一方已经死亡另一方已经失踪,验DNA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很多事实孤儿的户口办理都卡在这个环节。
  •   1、通过村委会向当地派出所提交材料和申请,等候人口普查的机会。
       2、通过中间人,给一定费用,委托他人代办。
       3、通过媒体报道曝光,等候领导批示,开绿灯。

媒体关注过的黑户孤儿

母病故父失踪 姐弟黑户20年没法上学打工

  “现在心该落定了吧!”4月28日上午9时50分,当阳山县公安局户政警察将一本崭新的户口簿放到董思敏、董振宇姐弟俩手中时说。弟弟董振宇打开户口簿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愣是没找着自己的名字,姐姐董思敏伸手翻出印有他名字的一页,指给他看。近20年里,董思敏、董振宇姐弟俩因为是“黑户”,无法上学、找工作、出远门,“就连家也不是自己的”。为了拿到身份,他们一直在寻找父亲,在政府机关间来回奔走。直到今年4月28日,当地媒体介入报道之后,20岁的董思敏、18岁的董振宇才终于得偿所愿,拿到户口簿和临时身份证,成为有“身份”的人。

广东高州住庙孤儿将迁新居

  广东高州一名“黑户”孤儿沦落寺庙的凄惨遭遇,在众多媒体及社会爱心团体的热心关注下,今年6月,当地政府不仅帮他解决了户口问题,还整合社会资源,为其谋划建造新居。
  茂名市义工协会有关负责人19日称,该受助孤儿的新房目前已基本完工。18日,一名广州市高州商会林姓乡贤自愿认捐,帮助解决孤儿新房收尾工程所欠资金。

被拐男孩获解救后成黑户 入户须交30万超生罚款

  1999年7月30日,在深圳龙岗新屯村内,趁着母亲李艳英打水的间隙,邻居程某将其6个月大的儿子李成龙抱走并拐卖。父母费尽千辛万苦找了14年,去年7月终于在离新屯村8公里的东三村将其找回。父亲李钟祥希望儿子能重新生活,安排他到学校读书,谁知养父母在惠州惠东县为李成龙非法注册的户口于今年初被注销,这个不幸的孩子被打拐解救后却成了黑户。
  李钟祥打算为儿子重新入户,却面临重重阻碍。打拐解救后的“后遗症”困扰着这个家庭。

黑户孤儿想赴穗打工因户口拖延 公益志愿者拯救身份

  “亮哥,我要去广州打工,户口啥时能办好?”最近,冯国宙每天一个电话,追问黄启亮户口办理进展。21岁的冯国宙是孤儿,想到广州打工,但没有户口和身份证,没法出去。在茂名高州当地,他也找不到工作,一个好心人收留他洗车,每月工资仅500元。
   7月20日晚,黄启亮连夜把冯国宙的故事发到网上,取名为《外出打工无望县城帮人洗车月入仅500元》。不过,到目前,没有任何部门找过冯国宙,冯国宙则是每天一遍一遍给黄启亮打电话。“我可能成为他唯一的希望。”黄启亮感觉压力很大。

各方评论

半月谈:黑户群体生存现状堪忧

  户口簿,只是几张轻薄的纸,却构成了许多中国人生活中的难以承受之重。对于一个特殊的群体“黑户”而言,那几乎就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一种尽管普通却无法抵达的生活。因为没有户口,他们大多没有社会保障,没有正常的工作、学习机会,甚至连出门旅行、住宿也寸步难行。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许多“黑户”本身是无辜的,比如大量的计划外生育子女,他们来到世界上的时候,和其他合法生育的孩童一样圣洁无瑕。他们当然不应该接受“不给上户口”这样严重的惩罚,更不应因此而背上影响一生的沉重包袱。违法生育的惩罚,不应由他们承担,而赋予他们户口等法定公民权利,则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应有体现,这与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让违法者付出代价并不矛盾。

新华网:给黑户孤儿一个户口到底有多难

  “空壳”17年一派破败的福利院,上百名散落寺庙民间的“黑户”孤儿……这些人间弃儿却依然只能游离在社会边缘,因为他们还缺了一个社会人的基本权利——户口。没有它,均是空中楼阁。
  给黑户孤儿一个身份到底有多难?让孤儿在寒风中等待“入户”,这是文明社会的耻辱。给孤儿一丝温暖,是政府不可推卸的担当。记者略感曙光的是,广东很快就下文处理了“借孤”的责任人。广东省民政厅也及时地对“孤儿”表态了,提出了解决的思路和对策。记者希望,这些部门还要真正深入基层去“听真话看实情”。并先行先试,力争在全国率先实现把温暧送到每一个孤儿手中。
载入中...
  

孤儿户口办理所需材料

  
孤儿户口办理需的材料,点击看大图
  

公益达人:心中有个问号

  
公益达人黄启亮
  • 黄启亮心中有一个拉长了的问号
  • 黄启亮是一个公益达人。2012年3月,他辞掉本职工作,全职投身公益。他定位于“公益拍客”,不加入任何组织,而是一个人通过拍摄重症患者,用照片讲述他们的故事,再借助网络、传统媒体等推广,制造关注度来筹款。两年多全职公益,没有收入来源,他入不敷出。今年5月,他与家乡高州的几个志愿者团队接触,发现当地有不少事实孤儿,没有获得国家孤儿补助,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户口。
      黄启亮不是户籍民警,而是一名志愿者。他在茂名高州拍摄没户口的孤儿,把他们的故事发到网上,希望借此推动解决孤儿们的户口。6月以来,他先后拍摄了8名黑户孤儿,冯国宙是拍摄对象之一。其中2名因为黄启亮的介入,成功“脱黑”,更多则还在等待。
       “我不知道哪些个案会引起政府重视,但我知道我拍摄到的只是一小部分的黑户孤儿。”黄启亮说,自己也不知能帮到多少人,但能帮一个是一个。但让他不明白的是,为何有些孤儿的户口在上网后很快就得到解决,有些却迟迟没有消息,为何有如此大的差距,这中间究竟是为什么?

微博热议

新浪广东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广东简介 | 网站地图 | 营销服务 | 广告刊例 | 广告代理 | 招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