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广东|城事|微博|美食|旅游|时尚|站点导航|招聘

|邮箱|注册

新浪广东

新浪广东> 清远>民生>正文

电子洋垃圾侵蚀清远 当地称因缺钱难治理

A-A+2014年12月5日08:12羊城晚报评论

  “2011年年底住过来时臭味就很浓烈,一般是在晚上8点钟以后,很臭。”清远北部万科城业主老孔说,旁边的万科物业工作人员也证实了老孔的说法。

电子洋垃圾拆解者将焚烧残留物运到山里水库附近堆积,由于垃圾铜超标,水库的水呈现不正常的蓝绿色  电子洋垃圾拆解者将焚烧残留物运到山里水库附近堆积,由于垃圾铜超标,水库的水呈现不正常的蓝绿色

  2011年,很多广州人选择居住到广州清远交界的楼盘,因为楼价便宜,1个小时车程可到广州,该地被称为“广州后花园”。谁知住进去之后,一些居民发现这里洋垃圾焚烧严重。

  据当地政府介绍,清远龙塘镇的洋垃圾非法拆解已存在多年,但一直存在取缔难的问题;而若要治理好当地的污染,要花费几亿元的巨款。

  楼盘业主:

  发现垃圾焚烧赶紧逃回广州

  “怎么都没想到跟垃圾扯上了关系。”北部万科城业主老孔嘀咕着,他之前看宣传说这里是“广州后花园”,附近有好几个大楼盘。

电子洋垃圾拆解者将焚烧残留物运到山里水库附近堆积,由于垃圾铜超标,水库的水呈现不正常的蓝绿色  电子洋垃圾拆解者将焚烧残留物运到山里水库附近堆积,由于垃圾铜超标,水库的水呈现不正常的蓝绿色

  1960年出生的东北人老孔在广州工作,2011年和爱人搬到了广州清远交界处的北部万科城,已经住了三年。在该小区的居民基本都是广州人,他们白天在天河、海珠等地上班,晚上回到清远的家里睡觉,小区里停放的车十有八九是粤A牌照。当地人称这些人为“广州候鸟”。

  “今年国庆期间新楼交楼时,不少广州业主欢天喜地来了,本想着国庆期间不会焚烧垃圾,谁知道特别臭,很多业主第二天就逃回广州了。”老孔说。

  “他们都是晚上偷偷焚烧,因为白天烧太明显,被环保部门抓到的话处罚很高。”业主江帆说,焚烧垃圾污染了附近多个大楼盘。

  北部万科城的配套小学距离焚烧点最近,今年招生以来,已经有4个年级约100多名学生就读。小明(化名)是该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了,他告诉记者:“烧垃圾的味道很恶心,有一次我被熏得去厕所吐了,有时(味道浓的时候)我都不敢去厕所尿尿了。”

  刚上一年级的小涛(化名)也住进该小区一年多,他说晚上时不时会闻到外面烧垃圾的味道,小涛的奶奶说,这一年多来小涛经常喉咙不舒服,咳嗽。

  当地村民:

  不解广州人为啥来这买房

  “真不明白广州人为什么会跑到这里买房子,这里污染很严重。”清远龙塘镇一名从事鱼缸生意的人说。

  清远清城区龙塘镇长冲村、东一村不少村民对于垃圾焚烧也是深恶痛绝。

  “长冲村里有很多小货场,搞洋垃圾拆解,有时候一车货可以挣十多万元。”长冲村村民张小姐说,垃圾拆解把村子环境搞得乱糟糟,挣到钱的人就搬到清远城区生活,把污染留了下来。

  村民们说,部分人在当地搞洋垃圾拆解已经十几年了,附近楼盘的居民都不敢买当地的蔬菜、鸡蛋、家禽,“城市人都说这里污染重,东西不能吃了”。

  “水库边上小路进去,就是洋电子垃圾的倾倒点,地上和地下的垃圾加起来有数十万吨。”在清远龙塘镇人老王的带领下,沿着水库边曲折的山路,记者找到了距离楼盘不远、隐蔽得很好的电子垃圾非法倾倒点。现场散发着浓烈的塑料燃烧的恶臭气味,令人头晕。

  大量已经烧毁的电子垃圾堆积成两座黑色小山,经村民测量,两座小山高达15米。烧毁的电子垃圾旁边,还有很多电子垃圾拆解后剩下的细粉,被拆解者偷倒在山里,有白色、金色、黑色等,一旦起风,这些电子垃圾粉末就随风飘舞,若被吸入人体肺中,后果不堪设想,而这些粉末堆不远处就是一间小学。

  村民们说,这个非法填埋点已存在了多年。“水库的水已经被电子垃圾污染了,铜等重金属超标。”老王说。记者看到,水库里的水已经变成了蓝色。

  沿着倾倒垃圾的道路,记者来到清远龙塘镇长冲村一带,分散在路两边的全是电子垃圾货场,里面堆放着各种各样未拆解的电子垃圾。

  政府部门:

  镇里手头没钱 打击工作不易

  老孔说,他已经忍受三年了,天天和当地的环保部门打交道。为了维权,业主们想出各种办法来取证,甚至有居民通过陌陌加了附近的拆解工人,获得了一些工人拍摄的拆解洋垃圾的图片。

  北部万科城物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这里已经入住的业主有1000多户,大概有两三千人,物业收到许多业主的投诉后,10月份曾跟业主代表去了清城区环保局反映情况。

  “我们现在有一半的环保执法力量都盯着散户拆解焚烧垃圾,日夜巡逻。”清城区龙塘镇政府分管领导向业主及记者表示,2013年以来,大批拆解散户已经被取缔,情况有所好转。

  据清远当地政府部门负责人介绍,美国、欧盟、日韩等国家和地区的废弃电路板、打印机、显示器等电子垃圾,通过集装箱跨海,从佛山三水港等沿海码头上岸,最终被运输到紧挨着珠三角的龙塘等镇,靠拆解工人手工粉碎、拆卸,乃至焚烧,将垃圾里的铜、铝分解出来。

  “这里的拆解业已经存在了40多年了,现在基本是外省人在经营。”龙塘镇相关负责人表示。

  据当地政府负责人介绍,20世纪80年代初,佛山南海区有个体户通过拆卸洋垃圾获取了可观的经济收益,随后靠近佛山且交通便利的清远龙塘镇、石角镇人开始模仿,从国内外大量进口废旧五金产品从事拆解工作。

  中山大学地理与规划学院副研究员金利霞撰文指出,废旧金属拆解及其延伸产业的发展,对清远的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2013年清远回收的铜产量约为68万吨,占全国再生铜产量的38.6%。

  对于很多业主投诉的塑料燃烧味,该政府负责人说,其成因是电子垃圾废弃物被拆解者偷埋地下,由于垃圾内部温度过高,发生了自燃,镇里的消防车经常要去这些地方洒水降温,但却无法扑灭地下垃圾内部的火。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得把深埋地下的洋垃圾挖出运走,但镇里没有钱,目前正在申请国家专项资金2500万元。

  记者了解到,高峰期该地区的个体拆解户超过3000家,从业总人数达10万余。虽然一再打击,但目前龙塘镇还有几百家作坊。

  当地官员介绍,打击工作并不容易,2013年清远市公安等14个单位联合执法,仅仅查处了10吨非法洋垃圾。目前,清远市、清城区、龙塘镇已经在部署统一的工作计划,准备展开新的行动。

  危害严重:

  污染下游迁移 鸡鱼污染超标

  今年1月28日,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承担的清远龙塘的电子废弃物污染土壤修复项目启动,总经费为5.8亿元,首期工程经费2500万元,用于清运龙塘镇泗合村的电子垃圾。预期在2020年全面修复龙塘镇被污染的土壤。当地官员告诉羊城晚报记者,龙塘镇的土壤污染还不算严重的,但治理的经费也不菲,几亿元都是杯水车薪。

  中山大学杨中艺教授、广东省林业规划调查员罗勇等人对清远的龙塘镇、石角镇电子废物拆解作坊表土、当地河流进行过研究,他们发布的学术文章指出,当地农田土壤的Zn、Pb、Cu、Cd含量均远远超过了国家土壤环境质量标准的三级土壤标准,对当地居民的健康必然造成严重威胁。

  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袁剑刚副教授、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罗孝俊等专家2013年撰文指出,流经清远龙塘、石角镇的大燕河(汇入北江水源地)沉积物中,已经发现了非常典型的电子废物源污染物的聚积及向下游迁移的证据,龙塘地区鸡肉、鸭肉、鱼类也污染超标。

  “这里的人赚的钱,以后可能不够交医药费。”业主江帆叹息。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广告服务|网站导航|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