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期间,有媒体提问有关共享单车违章停车、遭受人为破坏等问题,全国人大代表的马化腾表示共享单车这一新事物来得太快,“整个社会在这方面的适应,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然而,社会适应的过程显然不能单单依靠国民素质的提升,把有序、规范的停放纳入到企业的发展考虑之中,共享单车运营商责无旁贷。

  共享单车运营商小鸣单车联合创始人邓永豪在接受《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记者采访时坦承,无序停放确实不利于共享单车的发展。

  3月10日,由小鸣单车研发的电子围栏于广州增城区正式运营,据称该技术具有无桩无线,定位精准等优点,有望解决眼下无序停放、占用公共道路等问题。

  红线区用来圈定骑行范围的,经营者不想车子被骑到此区域范围以外,就可以启用红圈的大范围覆盖功能。蓝色区域是规范停车区,针对交通比较密集的区域,可启动停车场功能。

  小鸣单车的虚拟停车区域有划线并设有停车指示牌,配套投放的单车设有语音导航车锁,车锁会提醒用户进入到了停放区域。用户只有将车停放在规定范围内,才可以关上车锁并结束计费。

  单车大跃进,管理成难题

  据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发布的《2016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共享单车市场整体用户数量已达1886万,预计2017年,共享单车市场用户规模将继续保持大幅增长,年底将达5000万用户规模。

  摩拜、ofo等共享单车大举进驻各大城市,通过资金铺路的方式,以几近疯狂的投放速度获取用户。据中国自行车协会官网报道,2016年以来,共享单车已在全国30多个城市投放,总投放数量超200万辆。据腾讯科技报道,公开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共享单车预计投放总量将极可能接近2000万辆。

  然而,动则以十万计的投放量使城市管理的压力陡增,无序停放导致的占道矛盾日益突出。

  就在上月,厦门出台了《自行车停放区设置指引(试行)》引导自行车有序停放,深圳南山区城管局也约谈四大共享单车运营商提出整改要求。上海作为共享单车投放量和注册户数均处全国首位的城市,近日也颁布了首个共享单车规范征求意见稿,甚至有传中心城区要求即日起暂停投放单车……

  如此种种显示,城市管理者对数量疯涨的共享单车的容忍度正在逼近临界点。

  “用资本强迫政府去接受乱象是行不通的,觉得有资本的撬动就可以推动政府去做任何事情的想法也是不理性的。”邓永豪对21CBR说道,共享单车本就属于公共出行系统的一组成部分,小鸣研发的电子围栏技术将与城市管理者携手解决当下问题。

邓永豪邓永豪

  在创办小鸣单车之前,邓永豪已有二十余年传统自行车生产经验品牌,他是凯路仕的创始人与董事长。

  理清了这层关系,就可以全面了解小鸣单车对电子围栏的布局——今年年初,凯路仕发布公告称,子公司凯路仕国际有限公司拟收购 TOPNATIONAL ASIA LIMITED 持有的致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股权作价为1.95亿元。注册地在香港的致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主营智能车锁,拥有十几项技术专利,技术处于全球领先水平。

  邓永豪认为,中国政府绝对有能力于每两百米规划一个单车停放点,共享单车配合电子围栏的技术,不仅可以保障公共道路的使用权,固定停放点还将节省市民找车的时间。

  如今,共享单车行业已不存在什么秘密,当彼此之间的商业模式差异可以忽略不计时,如何管理自身赢得良性发展显得愈发重要。

  摩拜单车在投放之初就建立了用户信用体系,记录用户违规行为,ofo也在指定区域配备运维人员负责车辆维修和摆放,引导用户文明用车。共享单车摆脱了以往“桩”的束缚,但也逃不开城市管理的藩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