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广东|城事|微博|美食|旅游|时尚|站点导航|招聘

|邮箱|注册

新浪广东

新浪广东> 中山>城事>正文

从以色列到广东中山 是他带来了风行中国的圣女果

A-A+2015年6月3日08:51金羊网-新快报评论

第一批樱桃番茄收成拍照留念,左三是阿龙

  二十多年前,一个以色列人取道香港,来到广东,在中山的一公顷试验田里,做起了农民。

  三个月后,一种学名叫做“樱桃番茄”(即圣女果、迷你番茄)的品种种植成功,逐步进入了中国人的餐桌。

  这个以色列农民叫阿龙,更具体来说,他是一名农业专家。

  从耶路撒冷到北京,一番寻找,Hi广州记者在北京东三环京润水上花园别墅见到了阿龙,当年的那位大胡子已经年过六旬。

  足迹几乎踏遍了全中国,阿龙早就是人们口里的中国通。但是,聊起在中山的经历,他的记忆和自己的精神头一样,仍旧矍铄和爽利——在那份记忆里,他尝过硬得像石头的本地番茄,开着从香港买来的二手日本车,偶尔,还要和固执己见的农民来一番激烈的争执,哪怕这样的争执也需要翻译协助进行。而且对于他的国家,在当地“几乎很少人听说过”。

  不过,今日不同往时,在前不久的4月底,以色列特拉维夫会展中心A1厅异常热闹,挤在里面的是三四百号中国人,现场举行的是以色列农业技术中国专场活动,这是2015年以色列国际农业展特设的一场活动。

  在接受Hi广州记者采访时,以色列农业部长雅尔·沙米尔(Yair Shamir)表示,以色列国土面积小,土地贫瘠。也正是因为如此,创新的以色列农业吸引了越来越多中国人的关注,以色列和中国的农业合作也经历了从派遣专家、建设示范农业项目到中国人主动取经的转变。

第一批收成的樱桃番茄
第一批樱桃番茄收成拍照留念,右二是阿龙
中山抵埠香港的第一批樱桃番茄
中山农民在采摘第一批樱桃番茄

  以色列农业专家入粤,樱桃番茄从此风行中国

  1988年9月,通过“美国专家”身份的掩饰,以色列人阿龙来到了广东,而中国和以色列建交则是四年之后的事了。

  也是在那一年,在中山一块一公顷大的地里,一批颗粒不大、但是耐储存的番茄品种喜获收成,销往了香港,内地供港番茄质价俱低的尴尬由此被打破。

  那时候,以色列还是陌生的国度

  和亮马桥燕莎使馆区相隔不远,是北京市内唯一大型高级别墅——京润水上花园别墅,阿龙的办公场所在E区,他在门前摆了一对从深圳购买的貔貅。

  阿龙的办公室在别墅的二楼,会客室的墙壁上挂着一张吉林省地图,还有他与当地官员的合照,这是因为他此前经手过一个页岩油气的项目。阿龙说,在中国二十多年,他的足迹早就遍及各地,也因此像我们称呼其他了解中国的外国人一样,他多了一个“中国通”的名称。

  虽然如此,在1988年来中国之前,阿龙对于中国没有任何概念,相比于其他以色列人前往委内瑞拉等拉美国家的风潮,他说自己之所以来中国,是对远东地区的憧憬,也全凭马沙夫计划的实施。

  以色列驻华大使马腾(Matan Vilnai)在向Hi广州记者介绍说,“马沙夫”是以色列国际合作中心的希伯来语简称,是以色列外交部1958年成立的一个部门,其目标是与发展中国家分享以色列快速发展过程中所积累的知识和技术。

  唐建文是原中国华泰技术贸易公司(以下简称“华泰公司”)总经理,华南师范大学外语系毕业的他曾负责我国早期对以色列的技术交流开辟工作,他在《从耶路撒冷到北京》中提到,阿龙刚来广东的时候,中国和以色列没有直线联系,“我们是通过美国、德国、香港以及新加坡等渠道联络以色列。”

  而之所以选择从以色列引入番茄种植技术,新华社一篇名为《华泰,打开“特殊国家”大门》的报道由是指出,“1988年5月,华泰公司发现香港番茄市场63%的商品来自美国,而美国的优良番茄品种又来自以色列,于是他们与广东中山市合作,请进了以色列农业专家,引进了以色列‘理想型’番茄。这种番茄是以色列科学家经过10年努力,采用7000个品种的种子杂交成的。它除了果型和色泽美观,水分少、含糖高的优点外,还能自然保鲜两三周”。

  另纸签证来到广东,遭遇各种不习惯

  阿龙从小在以色列北部一个叫做Yodfat的基布兹(Kibbutz,以色列的一种集体社区,过去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编者注)长大,他因此“顺理成章”成了一名农业专家。

  不过,由于中国和以色列1992年才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所以1988年阿龙是以美国专家的身份来到中山,挂靠单位也是一家美国公司。

  就这样,阿龙带着妻子和三个孩子来到了中山,入乡随俗地被取了一个广东味十足的中文名字。中国从此成为了他人生里的最大一块拼图,“我当时是经香港过去的,而且拿的是‘另纸签证’(一般情况下,各国都直接把签证印章盖在申请人的护照或其他出入境证件的签证页上,但有时也将签证印章盖在另外空白的纸上,即另纸签证。非建交国家一般发另纸签证——编者注)”。到了中山之后,阿龙发现,中国的番茄一般都是在没红之前就要摘下来一直放到红为止,否则青色的时候很硬,“本来中国人也没有吃沙拉的习惯,一般都是做熟来吃”。

  中国人好客,对来帮助自己的人尤其如此。且不说现在的洋专家受到多高规格的招待,放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在阿龙印象中,广东的外国人寥寥可数,中山更是如此,他和家人因此住进了据说是当时规格不低的住宅——一栋靠近中山市农业委员会的普通居民楼,没有电梯,水泥地板。

  “一开始很不习惯,因为我在以色列已经习惯了电气化的住宅,而且出行都是以车代步。”

  说到车,刚来的时候,他给家里能骑车的都买了一辆自行车,但是还是不便。后来他托人从香港花5000美元买了一台二手黑色马自达,整个过程很费周折,当地交警还特地为他举行了一次驾考,但是那辆右舵日本车让他的工作和生活便利不少。至少,去探望在澳门国际学校读书的孩子的时候,他不用再在永远停不够的中巴车上一路颠簸了,还能顺便从澳门采购一些面包和牛奶。

  因为业务往来,阿龙前两年去过中山,他还特地故地重游。但是再次回到这个快速发展的城市,阿龙说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当年相熟的人也已各自天涯,让那段记忆再没有现实的安放。

马腾,曾任以色列国土安全部部长、国防部副部长等职
雅尔·沙米尔,曾是以色列空军飞行员,并在中国开过公司,后出售

  内地番茄从此不再是地摊货

  4月于特拉维夫举行的农业展期间,以色列农业部长雅尔·沙米尔介绍说,以色列面积狭小(相当于广东面积的1/8),再加上多为贫瘠之地,农业只能通过科技实现突破,也因此在滴灌和温室栽培等领域,以色列一直都位居翘首。

  有意思的是,阿龙说,不管是起初在中山,还是后来在广州和珠海,“由于广东气温高,我们不像在以色列那样要在温室种植番茄,都是户外进行,倒是过多的雨水让我们忧心”,阿龙说,每年雨期,珠三角每次大雨都会让他紧张得不得了。

  中国是农业大国,祖祖辈辈和土地打交道,农民像程序执行一样,践行着跟随节气变化的各种“规定”动作,也因此在遇到以色列农业科学的时候,就像系统面对了不兼容的插件。阿龙说,在各自的理念上,大家总起争执,而且由于不能直接沟通,就连同一种农资产品的名称都各有叫法。

  “为了让番茄植株多挂果,最好定期修剪旁枝,但是当地人却希望任其旁枝四散,孰不知这样更容易滋生病虫害,在高温高湿天气尤其如此。”

  幸运的是,只用了三个月,以色列樱桃番茄种植成功,华泰公司随后联合农场以及以色列一家种子公司建立了一家番茄合资企业,品牌命名为“红美”,在销往香港后受到欢迎,最高售价达到每吨2600美元,是以往本地番茄出口香港最高售价的十倍,“结束了内地番茄只能上地摊的历史”。

  中山樱桃番茄逐渐在全国推广

  为了进一步满足当时的市场需求,樱桃番茄的种植面积次年增加到了20公顷。阿龙回忆说,当时的包装和说明书都是他亲自参与设计的,由于那个时代还没有电脑,“一台打字机和一台电报机就承担起了所有的文字和通讯任务”。

  随着樱桃番茄市场认可度的不断提高,阿龙说这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再后来,为了进一步推广,华泰公司通过国务院引智办,将番茄寄到了中南海,樱桃番茄于是以一种从上至下的方式逐渐在中国推广开来。

  1990年5月,亦即待了近两年之后,完成使命的阿龙离开了中山,在香港与人合伙开了一间公司,专门从事以色列农业技术推广。在那段日子,阿龙的生活就像上了发条,忙碌奔波于世界各地。终于,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他决定待在北京。

  在北京,阿龙首先在一间以色列滴灌公司任职,但是,和每个曾经创业、然后选择进入公司的人一样,他的内心很不“安分”,于是乎,他成立了以色列亚洲集团,专事技术转让和项目融资等业务。

  2007年,阿龙的大儿子易福得在法国研修完葡萄酒专业,也去了北京,并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阿龙说,葡萄酒也是农业的一部分,父子俩终究算是一脉相承。

  现在,阿龙仍是以色列基布兹的一员,他说那是他的根。虽然已经在北京待了十多年,他还保持着典型的地中海饮食习惯。而且,每天的沙拉里,总少不了番茄的身影,那几枚小小的番茄,总能轻易把他拖进一段长长的记忆。在这段记忆中,有他对中国的感恩,也有模糊了的很多面孔。

  谈资

  在以色列做农民,也很光荣 和厨师在法国受到尊敬一样

  阿龙很骄傲,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

  在中国,尤其是广州这样的大城市,放在大多数人的职业选择中,做农民都不是一个“高大上”的抉择。

  但是阿龙说,和很多流散各地的犹太人一样,没有土地的祖辈们多数只能从商,“一方面,让大家有了犹太人擅长做生意的印象,另一方面,在我们自己心底,能够种植土地成了一桩夙愿”。

  阿龙没有读过大学,但是,在以色列,基布兹就是他的大学,掌握农业技术的他成为了一名农业专家,他一直对此感到骄傲,而也正是这样的身份成就了他与中国的一段仍在继续的缘分。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农民,很多职业在不同文化和社会环境中有着不同的内涵,比如在法国,厨师是一种很艺术的工作,也和以色列的农业专家一样,意味着取得了前往世界多地传授技艺的“通行证”。

  对话

  以色列农业部长雅尔·沙米尔(Yair Shamir):“如果只想赚钱,投资者就不要进入农业领域”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雅尔·沙米尔表示,作为农业部长,他经常做的就是告诉其他国家,以色列能够提供应对各种农业难题的解决方案。他举例说,以色列通过科技手段延长了新鲜果蔬的自然保质时间,从而将同类别食品的浪费率降低到了25%,其他国家则为40%。

  Hi广州:在农业领域的合作,以色列和中国是以什么形式开展的?

  雅尔·沙米尔:在农业合作方面,我们强调的就是把门打开。以色列农业给GDP作出的贡献是1.4%,而且1.2%的人口养活了所有以色列人(总人口为805.9万,来自2013年世界银行数据),还实现了每年40亿美元的农产品出口值。

  也因此,我们会让其他国家的年轻科学家来我们的研究院所学习交流,并在高校交换学生,与政府签订囊括多个研究领域的双边协议。

  在我看来,农业合作不仅仅是一纸协议的签订,也不是学术论文的发表,而是将相关成果让农民执行下去,并把产品销售出去。

  正式基于这样的理念,我们已经和中国在奶制品和水处理等领域有所合作。

  Hi广州:中国是传统农业大国,对于其农业现代化的转型,以及投资者在这期间的参与,你有什么建议?

  雅尔·沙米尔:我想说的是,如果只是想赚钱的话,投资者就不要进入农业领域,因为还有其他更容易赚到钱的领域。在农业转型方面,曾有中国城市的市长来以色列学习经验,我向来的建议都是先对自己的城市做调查,然后看自己要做或需要什么,比如说在这次以色列农业科技展上,有两百多家企业展示各自成果,你可以选择符合需要的企业进行合作,因为不管是滴灌技术还是在番茄新品种培育等各个方面,以色列公司提供的解决方案都会让人眼前一亮。

  Hi广州:以色列公司进入中国能在多大程度上带来这种改变?

  雅尔·沙米尔:现在已经有很多以色列公司前往中国寻求合作伙伴和提供解决方案,不过我没有特别关注某个特定的公司。

  另外,由于中国的土地政策和公司所有权等都和以色列不同,所以要实现无缝合作需要时间,但是我相信我们能做到这点。

  Hi广州:对于有意进入中国的以色列公司,你们会给予怎样的支持?

  雅尔·沙米尔:在以色列,任何公司都能得到政府的支持,我们会给他们提供切实可用的建议,并将他们推荐给来以色列寻求合作的中方人员。除了以色列公司进入中国,现在,还有一些中国的金融公司已在以色列投资农业。

  以色列驻华大使马腾(Matan Vilnai):

  经常来广东,是因为“有很多合作机会”

  自2012年任职中国,以色列驻华大使马腾(Matan Vilnai)往华南地区跑得很勤快,他在接受Hi广州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类似阿龙这样的以色列农业专家在中国不计其数,每个人都是中以农业合作的具体典范。

  Hi广州:中以两国农业合作的重心是什么?

  马腾:农业科技,两国在这方面不是竞争对手,而是合作关系,目前的重点就是交流和研究。

  Hi广州:除了合作建立研究机构,以色列还在中国有不少农业示范项目。

  马腾:是的,我们在北京、黑龙江和福建都有农业示范项目,其中在福建的项目由8-12家以色列公司合作运行,我们6年前在华南地区建立总领馆,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更好促进地区间合作,将成熟的经验推广开来。

  Hi广州:广东有这样的项目吗?

  马腾:现在没有,但是我们在深圳有以色列公司,他们更多专注高科技领域。

  Hi广州:自近三年前任职以来,你一共来过几次华南地区,尤其是广东?

  马腾:六次,我最近还去过海南,因为海南航空将在今年10月或11月开通北京到特拉维夫的直飞航班,这将是中国航空公司开通的第一条直飞以色列的航线,每天一班。

  Hi广州:为什么广东对你如此重要?

  马腾:因为除了很多合作机会之外,以色列和广东的合作还有诸如高校合作等新的方式,比如在汕头的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

一番寻找,Hi广州记者在北京见到了阿龙,当年的那位大胡子已经年过六旬。他还保留着20多年前在中山的老照片。
刚到中山的时候,阿龙一家入乡随俗,买了几辆自行车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广告服务|网站导航|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