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学生是各家企业争抢的香饽饽,还没跨出校门就已被分配的“铁饭碗”内定。旷再忠,却是那个时代的“另类”,走出了一条不寻常的路。

  采访旷再忠当天,原本预约了一天时间,但由于临时有紧急事务,采访时间被缩短成一上午,采访开始前旷再忠连忙先说了几声抱歉。见过旷再忠的人,可能都会在脑海中关联上“儒雅”这个词,他身上散发着一种和其他商人不同的气质。

  弃文从商 南下深圳掘金

  上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如火如荼,广东更是跑在最前沿。当时,全国各地的大学生们都向往到广东就业。1995年从中南林学院毕业后,旷再忠放弃了许多很诱人的“铁饭碗”,一路往南来到了深圳。

  随后,旷再忠加入了深圳一个颇有名气的合资家具企业,成为这家企业直招的第一个应届大学毕业生。“当时也没想太多,就想着到深圳这片改革的热土,创造一番事业。”旷再忠形容自己的事业就是在一张空白的纸上不断描绘,不断构建。

  入职不久,合资企业计划在1995年大举开拓国内市场,需要再成立一家新型制造企业。这样的机缘,让旷再忠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高光时刻,并得以和家居行业泰斗级人物黄伟业先生共同筹建新公司。

  筹建工作之初,公司配备的人员少,旷再忠只好一人身兼多职,既参与筹建工作,又要招聘人员;既当文员写可行性报告,又做采购跑材料市场。

  先树口碑 再谈赚钱

  当初企业的战略定位是“争当国内先进,赶超世界水平”,旷再忠觉得,那是一个既大胆又有魄力的决定。现在回过头来看,正是这个定位,让企业第一批产品就具有“高大上”的属性,填补了高端市场的一个空白,抓住了国内高端家具发展的第一轮风口。成立第二年,公司就参加了深圳第一届国际家具展览会。

  在进入家具行业的前10年里,旷再忠在总经办、设计部、采购部以及市场部都工作过,在企业的基层得到了很好的历练。在市场部工作期间,公司的“口碑”文化让旷再忠记忆犹新,“我们可以说是不计成本,花费再大的代价,也要尽可能的去满足经销商和消费者的需求。”

  据旷再忠回忆,当年一个青岛经销商订购了一批产品,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产品没能如期交货,为了不遗余力的维护公司“口碑”,旷再忠做出了一个在当时看起来非同寻常的决定:用飞机空运家具,及时完成产品交付。也就是说,这一趟买卖不仅不赚钱,还可能要亏钱,但当时树立“口碑”的意识却让公司与员工变得越来越自信,越来越被市场信任。

  不断推陈出新 迎事业第二春

  2010年前后,旷再忠创立“简欧家具”,迎来了事业第二春。因为洞察到当时国内家具市场的庞大和消费群体消费层次的变化,简欧对产品线重新做了规划,采取多品牌和多系列的运作方式,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推出了分类明确的不同家具系列,精准满足了不同人群的消费需求,成为了当时为数不多能做到分类且精细化运营的家具企业。

  在2014年,中国家具行业第一次出现“美学家具”概念,便是由简欧率先提出。同年,简欧还联合行业协会共同成立了中国美学家具研究中心,意在将家具美学、美学文化向全社会倾力推广。

  家具行业泰斗胡景初老师曾提到,简欧是一个具有美学气质的企业,它以生活设计师、美学规划师的身份满足着消费者的深度需求,必将成为家具界的苹果、诚品书店、星巴克。可以说,简欧在家具时代的转折点上,点亮了企业求索的道路。

  时间切换到2020年,国内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线下市场遭受巨大冲击,这也许是旷再忠创业生涯中遭遇的最大挑战,摆在他面前的是实实在在的销售问题,在无法当面接触的环境下,怎么来把产品卖出去。“两年前我连直播是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在乎。”对于简欧来说,土巴兔在当下给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解决方案。

  自2020年3月起,简欧开始尝试跟土巴兔平台进行直播合作,土巴兔的流量精准程度和直播转化率是旷再忠从未预料过的,“虽然群里面可能只有两三百号人,但是每一次转化率都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土巴兔通过互联网平台的模式,对消费者进行定位与区分,再与企业做衔接,不像传统模式下,就像大海捞针一样,你根本没有办法去区分人群。”

  “土巴兔不仅仅是在整合供应链,更多的是在做一个赋能平台,通过供应链、技术、服务赋能,把单独的碎片化的行为有效串联,是一个大的产业的事情。”

  天生家具人 背负使命继续奔跑

  “我们在2020年之初定了一个年度主题,就是重启,拓广拓深边界。一个新生的事物,在某一个层面打乱了我们企业的一些布局,但是今天回头来看,我认为可能来的正是机会,也让我们更加清醒的认识到未来的一些不确定性,或者是一些挑战。”

  这也是旷再忠之所以能带领简欧家具快速切入直播市场的重要原因。谁说直播只是属于年轻人的新潮玩意儿,谁说传统就是家具企业撕不掉的标签,正因为有旷再忠这样“不囿于一隅,不执于一端”的人存在,我们得以见证传统制造企业向创新型企业转型的典型案例。

  在国内家具人的字典里,没有一蹴而就,也没有一劳永逸,旷再忠曾经说过,创业就像一种修行,每一年甚至每一天就像去西天取经,都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纵然已经不在年轻,旷再忠依然在不停地学习,对于他来说,这就是与时代同轨的最佳方法。“每天都要保持学习的心态,不断打破自己的知识边界,因为你要跟年轻人同频,要理解年轻人,就得不断接受新鲜知识与事物。”

  旷再忠有一句座右铭“自立立人,自达达人”。他认为,中国的家具生产消费跟出口目前都是世界第一位的,这个也是我们家具人的一种荣耀跟责任,希望通过我们这一辈人的努力,真的能够让中国成为世界的家具强国,我希望我能够做一个经得起时代考验与行业社会变革的企业。

  再回首,人未变,梦依旧!在旷再忠看来,与其回首过往,不如放眼远方,前面的路还很长,既然选择了那就磕到底。“企业越来越难做,年年都叫难。但是一回过头来看,可能今年比去年更难,甚至可能今年是未来十年最容易的一年。”旷再忠眼睛里闪烁着坚定又从容的光芒。